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藍麗娟Cheers雜誌第6期 2001-03-01 圖片來源:邱瑞金
一輩子洗腎的人生,能有多少期待?面對逆境中的逆境,要如何絕處逢生?

每個星期洗腎3次,每次耗時5小時,洗腎長達11年的業務經理,在不景氣的辦公設備市場,為什麼業績成長率年年超前業界水準,每年都獲得震旦集團高層肯定?

「你看我,像是生病的人嗎?」不讓病痛影響業績,40歲,震旦行辦公設備系統事業部南桃園分公司經理徐義隆,笑著問訪客。

我要活下去

11年前,這個答案是肯定的。

當時,身高超過170公分的徐義隆,體重卻不到60公斤。客戶與同事見他臉色不佳,屢勸他去看醫生。

不當一回事的徐義隆,直到有一天,突然覺得身體不舒服,到長庚醫院做檢查,才知道,自己的腎臟已經萎縮。

醫生告訴徐義隆,他一輩子都必須洗腎,「我好訝異,一個禮拜洗3次,那我不是一輩子都要待在醫院裡面了嗎?」當時才29歲的徐義隆好心慌。

當時,徐義隆在震旦工作已經7年,當了2年的主管,他的能力備受賞識,公司甚至委以重任,讓他設立、管理南桃園分公司。徐義隆一直以為,只要憑著自己的努力,很快就可以像歷任主管,到台北的總部大展所長。

這些理所當然的想像,瞬間變成泡影。

「我只覺得,我還那麼年輕,事業跟生活才開始要有所表現,」坐在他一手設立的分公司辦公室中,徐義隆回憶當時,失望與灰心又浮上心頭。

從小家貧,經歷過艱苦的生活,徐義隆從沒有讓絕望擊敗過,這一次,也是如此。

他告訴自己:我要活下去。

家庭是支柱

徐義隆不像其他腎臟病友,花很多時間追索致病的原因,因為,「那已經沒有意義了。」

於是,他成為醫生眼中的乖病人,不吃偏方,不延誤就診;每個星期有3天晚上,到醫院洗腎,接受對常人來說,如酷刑般的折磨。

儘管許多病友視洗腎為畏途,但是,徐義隆卻覺得:「去洗腎的時候,就好像你固定到一個地方看報紙、看電視。」

看著身邊的病友一一凋零,徐義隆發現,人們愈是唉聲歎氣,看起來就愈像病人,久而久之,不是病痛,反而是萎縮的信念在啃噬人心。

家庭,就是徐義隆的生存動力。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