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陳文芬Cheers雜誌第2期 2000-11-01 圖片來源:法新社提供
大陸流亡作家高行健今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肯定,成為諾貝爾文學獎史上第一位華人作家。他的得獎作品之一,《一個人的聖經》,以文革時代的慘痛災難出發,描寫生命中所經歷的愛戀創傷。高行健淡淡的文字,展現了他豐沛的創作能量,和對人性的深刻觀察。

印象裡,高行健是一個落拓灑脫的人。

他寫劇作、長篇小說,畫山水畫。他常來台灣,而且與此間許多人交情深厚,高行健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前,台灣媒體不是沒注意過這個人,報紙藝文版的缺點是,記者分路線分得又細又專,並且各領域還有地盤觀念,結果像高行健這樣多才多藝的人,我們一再錯過,為的是沒找出新聞點寫他,一直到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他。

可是閱讀《靈山》、《一個人的聖經》後,深深一嘆,我們怎能不錯過他呢?

因為一個看過中國文革災難的人,經歷那些深沉內化創傷的人,又怎麼會像我們平時所見的文化明星,那樣知道該秀自己的時候,就要馬上秀的天真自然呢?

比起高行健曾被診斷為肺癌,因而出走到四川的深山,想在短促的餘生與自然對話的《靈山》,我好像更喜歡《一個人的聖經》。

那時高行健早已從瀕死的絕望逸出,而且在法國的生活,生養了更加豐沛的創作能量,宣佈在中國沒有人權之前,不再回返,毅然切斷與中國的臍帶。

要知道,中國大陸每回把魏京生、王丹等異議分子放出來,表面上是把解除牢獄的羈押,給他們自由,其實,是試圖對他們所做的最大懲罰,讓他們離開祖國後,就對人民不再有影響力,再也號召不出什麼來。

我們慣常說,這個女人被男人拋棄了,精神就萎靡了。政治強權也懂這個道理,把人民英雄流放,是萎靡他們最好的辦法。

記憶中的纏綿畫面

切斷臍帶的「你」,《一個人的聖經》的自述者,早就忘卻祖國的所有事情,他不想記憶任何事情,1997年在香港與一位德國猶太女子瑪格麗特的邂逅,又喚醒一切。

瑪格麗特的猶太血統,使她有搜尋歷史的渴望,負載猶太流亡的悲情,以及日爾曼民族的恥辱,而「你」只想遺忘。

遺忘什麼,遺忘愛情。人監視人的世界,如文革或文革之前的美麗生活,都是可怕的。「你」一直都沒法得到真正的愛情,可愛的姑娘,總是追求進步,愈多情的女孩止不住向黨交心,如同有信仰的人,需要向神父懺悔內心的隱秘。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