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王曉晴Cheers雜誌第116期 2010-05-01 圖片來源:stocksnap.io
「責任感」3個字看似簡單,卻又複雜難解。怎麼樣才算是負責任?過與不及之間該如何拿捏?要怎麼做才能同時兼顧工作上的責任以及實現個人夢想?

「你有責任感嗎?」這個問句,通常是你問別人,還是別人問你?

沒有人會否認「責任感」是進入職場後的重要通行證。但這個聽來既抽象又帶著點重量的字彙,到底在上班族心中如何詮釋?《Cheers》雜誌這次針對7,000多位網友所做的「責任指數大調查」,發現不少有趣的結果。

有責任感的人,你可以再多一點!

首先,問上班族「你為你的責任感打幾分?」時,平均分數高達81分,甚至有6.5%的受訪者為自己打了滿分,顯然大家普遍認為自己很有責任感。

看自己,評價很高,但看別人卻非如此。吊詭的是,有3成受訪者認為,身邊有責任感的人跟沒有責任感的人一樣多,還有29.36%認為,身邊有責任的人是少數。「誰有責任感?」這個問題,在這裡出現了認知的落差。

為何會如此?一個關鍵是:「一般人都『自我感覺良好』,不覺得自己有不負責任的地方,」知名電視人李四端以他20多年的職場工作經驗指出。

其實,責任感不是0與1的問題。一個人責任心強弱,決定他做事是盡心盡力還是渾渾噩噩,但這當中仍有不同層次的差異。《快樂負責學》一書即指出,責任感可分為6個漸進層級,提供個人很好的檢視基礎,可以判斷自我認知與旁人評價是否一致。

層級1:完全不負責任,表示自己無能為力,把問題全丟給別人。

層級2:把責任丟給別人,要求對方幫你解決問題,但自己還會在一旁學習,或跟著一起解決。這樣至少會讓別人覺得「這次幫你排除困難,下次你就能自己全權負責了」。

層級3:不至於袖手旁觀,自己會先把問題釐清楚,要求明確的協助。

層級4:以老闆的觀點來看,這種責任層級是最理想的。因為這個層級的人會先針對問題提出可行方案,再提供主管評估,讓主管在充分資訊下做最後決策。

層級5:具備某種程度的判斷力,除了提供可行方案,也會列出個人推薦的選擇,只是他們對於本身決策力還沒有足夠的信心,這個層級的人就算是部屬,主管也會把他們當同儕看待。

層級6:「一人搞定型」。自己考慮可行方案,決定後再通知對方。雖然能力強,卻也容易落入英雄式領導的盲點。

多數人都同意一個人愈有責任感,在職場上愈容易成功。46.86%受訪者認為,責任感愈強的人,愈讓人信任,人緣好。

台灣微軟營運暨行銷事業群總經理陳宣霈是台灣微軟最年輕的總經理,還曾經得過兩次由總裁比爾.蓋茲親自頒發的最高榮譽Chairman Award,靠的就是她個性上這種特質。「職場上聰明與優秀的人太多了,沒有負責任的態度,機會不見得會眷顧你,」陳宣霈笑著說。

她剛進職場,還是基層安規工程師時,已經承接下公司申請ISO認證的艱難工作,一個人每天埋首在堆得比人高的法律條文、文件、書籍中。「人不要忽略自己的潛能,敢負責,就會有源源不斷的動力出現。」

然而,同一題中,卻也有近4成受訪者持不同看法,覺得責任感太強,反而容易淪為超人秀與工作狂,未必得到企業相對應的肯定。

這就牽涉到組織內的權責劃分以及獎懲制度,是否鼓勵責任感成為正向的企業文化。管理大師、元智大學企業管理研究所教授許士軍即指出,若一味對員工強調要有責任,卻不考慮它的分配與承擔,這種責任就非常「盲目」,更可能帶給組織傷害。

老闆,別讓這3個字成無限上綱!

連帶地,顯然不少人都有過被主管以「責任感」為名要求,不情願仍須接下任務的經驗。這次調查中看到,上班族最不喜歡老闆開口的,莫過於「叫我接同事的爛攤子!」

至於工作上應該完成的責任,超過7成的上班族同意自己可以做到「準時交付合乎標準的工作成果」,以及「承擔工作成敗,不歸咎別人」。

反過來說,「不承認錯誤」以及「說話不算話」則是公認最「不負責任」的表現。

從「有責任感」到「負責」,事實上是兩個不同的層次。「負責」是另一段需要學習的過程,讓責任感過度蔓延,容易讓自己陷入超出能力負荷的境地;但也不該因害怕「能者多勞」而不願負責。每個工作者都應學會在當中找出平衡點。

跟著以下步驟,將可協助你權衡自己的責任感是否過強,或者過弱:

步驟1:想像一下,一直幫別人扛責任的後果是什麼?這會讓責任不足的一方推卸更多責任?這會讓自己不斷扛起更多責任?然後檢視一下,你過去花了多少時間在處理別人的問題?透過抽絲剝繭的思考,你會漸漸懂得放手。

步驟2:給雙方更多信心。通常一個人會幫另一個人承擔責任的原因是,覺得對方能力不足。如果你也是如此,不妨試著列出雙方的優劣勢,儘量讓對方發揮優點,強化彼此的信心,慢慢練習後,即使他能力不足,也會有自信去承擔越來越多的責任。

步驟3:增加互動與合作的比例。一般人逃避責任的主因是,不想獨自面對失敗,若能增加集體決策的過程,釋出共同負責的團隊作戰氣氛,逃避責任者承擔責任的意願會跟著提升。

別只顧著「對別人負責」,也要「對自己負責」

當人生的角色不斷增加,要負的責任面向也愈來愈多,你對誰最負責?

在強調「愛拼才會贏」的社會氛圍下,大多數人仍把工作當成第一優先。60.1%的受訪者認為,現階段人生中最重要的責任是達成老闆的要求,其次為照顧父母的晚年,佔56.60%。排序主要仍是工作、家庭,把自己放在最後的位置。

同時,相對於健康、經濟、個人競爭力等實際條件,實現自我理想這一端,卻很少人做到。高達73.10%受訪者認為,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才算是對人生負責任,卻僅有29.60%目前已經實現。

儘管4成5的受訪者同意為自己規劃好退休生活,不要造成社會與家人負擔,也是個人責任的一部份,但著手規劃的還不到3成5。

所謂理想的人生,應該追求各科平均分數最高,還是至少有一科拿到滿分?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

22歲的廖翊晴跟37歲的旅遊作家傑利,各自站在人生不同的里程碑上做出不同的抉擇。

廖翊晴剛拿下BenQ真善美獎-2009數位感動創意大賽首獎。她的作品《微型世界的話》,拍攝自加拿大袖珍博物館的雕塑場景,有戰後的兵隊、父子對話,搭配細膩的文字,展現出一種人文關懷的力量。

正在英國溫布頓藝術學院念書的她,自己卻曾是校園逃兵,高三時因為不想念書而休學,無所事事,在家待了1年後,發覺不用負責可得到短暫的快樂,但這樣生命毫無價值:「我不想到死,才後悔自己的人生一片留白。」於是她揹起行囊,到加拿大遊學8個月,決定努力成為專業藝術工作者。

於是,她重回校園,「為了父母,也為了自己,」廖翊晴選擇到前衛藝術重鎮的英國倫敦學習。過程中還是碰到不喜歡的功課,但她不再逃避,反而盡全力完成,「以後工作也會碰到不喜歡的案子,既然負責把工作完成是專業的表現,我現在就要練習這種態度,」廖翊晴用力吐一口氣說。

曾經擔任過宏碁集團產品經理、勤業眾信會計師事務所企業風險部門主管,傑利在35歲前,則是工作優先,「每天拼戰,但仍覺得人生不完整,」傑利開始努力培養自己的興趣。

一開始,他只是為了幫工作10年的自己增加能量,沒想到竟讓他開啟另一個新的階段。

現在的他,漸漸把工作與生活分開,白天手握一年幾億元的訂單,到了晚上,他則熬夜修照片、寫稿子,他甚至連續5年,都集中休年假到日本東京,最後集結所有旅遊心得,出了第一本書旅遊書《京都岔路》,大受歡迎。於是今年初又推出《慢漫京都》新書,「總算對人生有了交代,很辛苦,卻很開心。」

負責任終極表現:實現自我

做自己想做的事、實現自我,發揮所學,是大家認為負責任的終極表現。人生圓夢永遠沒有時間表,廖翊晴跟傑利是兩個好例子。

這也說明了為什麼已故的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仍是公認對社會最有責任感的企業家,他發揮的影響力,至今仍是許多上班族的奮鬥指標。

責任感讓你喘不過氣嗎?先釐清個人認為最需要被完成的責任,再從中排出優先順序,你就能輕鬆好好管理它。然後你會驚訝地發現,這3個字不再讓你雙肩沉重,而且它會成為你向上最大的動能!

調查說明:本問卷針對上班族進行網路調查,調查時間為2010年3月22日~4月7日,有效問卷7,019份。執行調查:《天下》雜誌調查中心白瑋華、網路部何碧娟、《Cheers》雜誌編輯部。協辦單位:全球人壽

雜誌介紹

關鍵字: 責任感 人生 職場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