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劉軒Cheers雜誌第115期 2010-04-01 圖片來源:鍾士為
如果35歲是人生和職場的一種分水嶺,那麼對音樂來說呢?

35歲之後,我聽的音樂跟之前有什麼不同?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經常會主動搜尋新音樂的來源,尤其為了準備club的表演,會定時上網(例如www.beatport.comwww.traxsource.com之類的DJ專賣店)大量收購最熱門或前衛的電音。

雖然接觸的東西不同,也隨著世界在改變,但我發現無論自己或是朋友,在心底的心底,還是對青春時期(也就是說高中和大學)那時候的音樂最有感覺。還記得你第一次聽到王菲唱「天空」時的細聲轉音?第一次跟著伍佰沙啞地吶喊、隨著五月天吹著海風讓心情奔放?記憶會像照片一樣泛黃退色,但那些片刻卻永遠保持著鮮豔的全彩。

青春期,音樂在心裡也扭大了音量

這讓我想到之前看過的一些研究,顯示人的大腦在幼兒時期對語言的聲音有特別強的吸收能力,但過了13歲左右(進入了發育期),這些腦部組織就會開始「定型」。也難怪成人學習外語時,雖然比孩童更容易掌控文法的邏輯,卻很難達到小朋友那麼道地的發音標準。同時,我相信多半人回想自己最強烈的音樂記憶時,卻在青春期才開始。有沒有可能這些組織不是定型,而是轉移了學習的目標,像是單眼相機的autofocus,從語言向音樂調整焦距?

我在紐約上高中時,經常一個人搭地鐵回家。走在曼哈頓晚上的街道,車子的聲音夾雜著各種不同口音,許多新奇的音樂片刻閃過耳邊,還有那計程車的輪胎壓過馬路上的人孔蓋時,咚咚的形成了一種自然的城市節奏。有一天我在家裡轉著電台,聽到了一首曲子,震盪了我的心。那準確低沉的節奏、有如月色般的朦朧和弦、浸泡在回音中,從遙遠之處傳來的鋼琴、和一些聽起來像是隨機取樣的雜音.....那奇妙的組合,完全符合了我獨自走在紐約街上的寂寞感。當時的我還不知道,自己無意之間聽到的,正是當時剛誕生的deep house。

耳朵越理性,我越不安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