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Cheers雜誌第68期 2006-05-01 圖片來源:
如今台灣年輕世代出國管道大增。然而,他們在國際觀的層次與世界上其他國家相較,仍嫌不足。其實台灣青年缺的不是「機會」,而是「深度」。

但張欽盛也同意,現階段更實際的做法,恐怕是製造各種更多元的國際參與機會,讓年輕人不必等到畢業,非得面臨就業與留學的抉擇。

儘管留學退位,出國卻早是許多人的家常便飯。主計處統計,去年台灣人出國達到820.8萬人次,比前年增加了5.5%,又寫下新高點。年輕人遊學也蔚為風潮,每年估計超過1萬人,而且過去17到27歲是最大族群,現在連10歲小學生都不在少數。

可是,也許因為出國太容易,反而形成另一種新的障礙。今天,年輕人之於國際觀,缺的不是「機會」,而是「深度」。

今年3月份,世界領袖基金會與成功大學合作,針對全台近5千位大學生,做了一份「大學生國際化指數」調查。雖然5成大學生自認英語不流利,但完全「無法溝通」的受訪者其實只有8.71%,56%有出國經驗,超過10%已出國6次以上。只是,國際化智識5級指標中,最多人停留在第3級,對全球事務的關懷方式,普遍以愛心捐款方式表達,另外有3成受訪者表示從未參與過。

搞不清楚世界座標的位置

國際交流的頻率愈來愈高,但國際化的意涵,現在看到的卻是被化約成對流行、消費、次文化的追逐。一個年輕人可能裝扮原宿風、耳聽嘻哈樂、打開電視看韓劇,生活中充滿多國文化的混搭,但一旦要面對嚴肅的議題,完全搞不清楚自己在世界座標裡的位置。

Yahoo!奇摩副總經理洪小玲在念台灣大學EMBA時,就聽到教授舉例,大學入學甄試面試中,有一題是叫這些準大學生比較一下去美國、大陸、與台灣讀大學的優缺利弊,「他們竟回答不出來,」洪小玲轉述老師的說法。

究竟,今天台灣青年需要什麼國際觀?前清華大學校長劉炯朗曾對此有很好的詮釋:國際觀的最高層次,是對國際事務的關懷;其次是國際專業訓練;再來,才是英文能力。

願景青年行動網協會執行長丁元亨,是台灣帝亞吉歐公司第1屆「夢想資助計劃」得主之一,也是台灣極少數選擇非政府組織(NGO)創業的6年級生。2年多來,願景青年行動網先後送了38個學生出國參與國際性NGO活動,他因此收到很多來自國外的回饋。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