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Cheers雜誌第68期 2006-05-01 圖片來源:
如今台灣年輕世代出國管道大增。然而,他們在國際觀的層次與世界上其他國家相較,仍嫌不足。其實台灣青年缺的不是「機會」,而是「深度」。

在土耳其,白領與企業通行英文,但一般日常使用的還是土耳其文。工作上,何憶純的原則是「我聽不懂我就問,」她說。當地同事也鼓勵她「盡量講你要講的」,第2個月之後,公事溝通已沒有太大問題。不過,異地生活要學習應付各種突發事故,卻大大提高了何憶純的適應力與應變力。

何憶純的故事,之所以比起其他台灣AIESEC學員的經驗都來得曲折,除了因為地點是土耳其,也包括她是極少數,在當地換工作又換城市的例子。

本來簽約1年的工作,在她開始3個月後,公司出現財務困難,加上手邊的計劃一直延宕,何憶純決定與另外3個國家的實習生,聯合向AIESEC反映,與公司談判。

台灣7年級生對上土耳其雇主,說不怯場是騙人的,可是想到自己的權益,何憶純就覺得應該堅持下去。透過AIESEC協助斡旋,她們順利終止合約,其他人有的提早結束實習,回到母國,何憶純卻決定繼續留下來。「我想得到的,我還沒有得到,我不想這樣就回台灣,」她展露金牛座的固執說。

幾經波折,何憶純終於換到另一家位於伊斯坦堡的糖果公司,繼續工作3個月。不過這份工作更「操」,作為世界唯一跨越歐亞大陸兩端的都市,伊斯坦堡之大,使何憶純每天一趟通車得花上2小時。她每天6點起床、7點上公司交通車、9點進公司,有一天下班遇到大雪,竟然走了5個小時還沒到家。

做一個土耳其的上班族,實在比台灣辛苦多了。「在台灣選工作,絕不會選到車程1小時以上的,」她忍不住笑著說,但也因為吃過這種苦,過去在台灣工作時覺得「不可能」的條件,現在對她都免疫了。

在伊斯坦堡,何憶純與其他13個來自世界各地的實習生住在宿舍裡同一個大房間。室友中有男有女,各自睡在上下舖,共用2間浴室與廁所、廚房。這還是她長這麼大,第1次過這種「團體生活」,問她是不是有點像當兵,她愣了一下大笑說,真的有點像,「我學會了『互相忍耐』,」她說。

親近知識的原貌

閒暇時,每人交換自己的出身背景,頂著台灣一流學府學歷的何憶純,深深感到自己「對整個世界的觀念比不上歐美學生,」她誠實地說。

大三、大四的歐洲學生,也不過17、18歲,能掌握巴爾幹半島歷史糾纏的恩怨情仇,可以侃侃而談,兼具自己的評論。即使這些距離台灣學生太遙遠,「我對周遭的國家,有認識這麼深嗎?」何憶純難免在心中自問。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