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吳凱琳Cheers雜誌第101期 2009-02-01 圖片來源:
所有投資人都想學他致富,所有企業領導人都想聽他給的方向。

他總是比別人更努力閱讀更多資訊,然後理性地分析和運用。

10歲去祖父經營的雜貨店打工時,閱讀過期的《先進食品雜貨商》,研究如何有效規畫肉品儲藏區。

16歲時,為了了解賽馬,他請求剛成功連任國會議員的父親,幫忙到國會圖書館借回好幾百本賽馬的書,自修投注技巧。然後買過期的賽馬新聞報紙,試著用自己的分析技巧預測,再對照第二天的比賽結果,測試自己的預測方法是否準確。熟練之後,他自己製作投注小報《馬童精選報》(Stable Boy Soleitions),在賽馬場銷售。

進入投資界,他仍常跑圖書館,翻閱過期報紙和雜誌,甚至遠到一世紀之前的報導,徹底了解景氣循環、華爾街與資本主義歷史。他也很留意政治情勢,因為這會影響企業營運。

電腦網路還不發達之前,巴菲特最喜歡的資料來源是每星期出版、印在粉紅紙上的粉單股價系統(Pink Sheets),另一個是全國股價(National Quotation)。

每天早上他必須大量閱讀各種雜誌期刊,包括《華爾街日報》、《美國銀行家》、《編輯與出版》、《紐約客》、《貝斯特保險評論》等。然後要看完旗下事業傳送過來的各項業績報表,還有數百家潛在投資標的的報表,搜尋可能的機會。

為了投資韓國企業,他自己找書研究韓國會計作業制度,再去分析企業財務報表,確保自己正確解讀財報數字背後的真相。最後他共投入5.7億美元,陸續購入348萬股韓國浦項鋼鐵的股票,2007年市值已高達11.58億美元,成長幅度超過1倍。

巴菲特心思細膩、耐性十足,願意花上幾天的時間在密密麻麻的數字堆中挖寶。但另一方面,他又有絕對自信,抵擋外界干擾,堅持自己判斷,逆著潮流走。

只須在乎自己的內在成績單

1999年,網路科技熱潮,道瓊指數全年上漲25%,那斯達克突破4,000點,暴漲86%。但是巴菲特一支股票也沒買,因為他一點也不了解科技公司,更看不懂科技公司的獲利模式。當年波克夏‧海瑟威公司的投資績效只賺了0.5%,遠遠落後當時大盤21%的漲幅。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