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吳凱琳Cheers雜誌第96期 2008-09-01 圖片來源:劉國泰
近年新加坡經濟似乎不受國際景氣衰退的影響,依然成長強勁。新加坡政府更是大手招募全球人才前往新加坡工作。台灣人才有哪些優勢?哪些機會?《Cheers》雜誌特地走訪新加坡,深入特許半導體等公司,第一手採訪報導台灣人在新加坡工作的現況。

短短5個月後,8月30日,他們又再度造訪台灣大舉徵才,明顯看出是企圖將上回的「漏網之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掃進」新加坡對人才飢渴的胃納裡。

當那廂敲鑼打鼓、號召台灣人才集體出走他鄉時,這廂把台灣科技人推出去的力道也不小。

今年起正式實施員工分紅費用化後,台灣科技業過去的高配股神話正式終結是主要關鍵。「收入和投入不成比例,沒理由繼續再待下去,」幾位在特許半導體工作的台灣工程師紛紛表示。根據104人力銀行2007年進行的調查,科技業個人年薪平均縮水7%左右,半導體業上班族的荷包縮水最多,將近8.5%。

自去年開始,特許半導體便接到愈來愈多台灣工程師的履歷表,其中不乏台積電與聯電的員工。特別是中階主管,已擁有多年工作經驗,必須尋求更大的發揮舞台,累積國際經驗。就在記者來此採訪的前幾天,特許半導體才剛決定錄用一位台積電上海廠的員工。目前在特許半導體,已大約有20名台灣員工。

還有更多台灣上班族選擇台灣廠商在新加坡的分公司,適應上比較不會有太大問題。曾在台積電服務的郭睦義,跟隨前主管的腳步,轉戰至新加坡聯電,甚至在這裡結婚、買房子,「當初只是想來這裡看看,沒想到會落地生根,」郭睦義說。

分紅費用化是引發人才流動的觸媒之一,此外,許多企業基於全球布局考量,決定裁撤或整併部門,台灣員工因此沒了工作,但不少人卻因禍得福,在異地找到更大的揮灑空間。

63年次、亞東工專(現改制為亞東技術學院)畢業的蔡孟澤,原本在鴻海集團的群創光電產品設計部門工作,公司為縮短產品研發與生產部門的溝通距離,決定將設計部門移往中國。不願到中國工作的他,只得另謀出路。

要出走?或留下?蔡孟澤其實沒有太多掙扎。對設計工作者而言,在以代工為主的台灣沒有多餘空間,向外發展是必然的選擇。

雖然沒有顯赫的學歷、不曾出國留學,但過去在實務界累積的十多年工業設計實力,讓他順利進入新加坡飛利浦電子的設計部門,擔任產品設計顧問。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