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劉鳳珍Cheers雜誌第94期 2008-07-01 圖片來源:
經過7年的造型研究,我回到電影的第一個作品就是《臥虎藏龍》,但認識李安其實是數年前《飲食男女》的前期階段。

這次再碰到他,是在北京的飯店房間內,那時他承受著難以想像的龐大壓力,數百人的工作組合駐紮北京,穿梭新疆、火焰山、魔鬼城;南到安徽歙縣、黃山雲海奇峰、杭州玉女泉竹林,北上避暑山莊承德,接著又浩浩蕩蕩到70℃的吐魯番,從那滾滾黃沙的炎夏,拍到零下15℃的白雪景地。

接下了《臥虎藏龍》(1999)的工作,從劇本開始入手,我發現了很多美術上的困惑。畢竟一直以來,既有武俠片都有一種戲劇化的傾向,經年累月眾多電影累積之下,跳過很多寫實的部份已經成為常態。要按照真實去處理,武俠片是行不通的,李安卻要求電影的真實感與歷史性,使我在開始的時候難以抉擇。虛是意境,御虛行實

首先,我找來一張老北京的地圖,了解整個故事發生的背景及地理位置。

北京有內城、外城之分,內城是紫禁城、王公大臣居住處所及辦公的地方,外城才是老百姓居住、天壇、天橋等地,市集、妓院也在那裡。

故事發生在清朝乾隆年間,沒受到太多外國文化的影響。我刻意以浪漫化處理中國的意象概念,分析每一個場景的位置與特色,什麼事情該發生在什麼地方,我嘗試把所有場景空間化,作為人物活動的舞台,在美術處理上,力求在真實又擴大了的空間中,求得一種簡約感。

為了達到這目的,我將主力放在物料質感的要求,簡化細節,視覺集中在環境的營造,又藉著不斷放大表演區域的空間感,產生演員與空間的對應力。用色彩自然區分空間意象

另一個重要元素是色彩。由於北京城的繁雜與俗豔,一向很容易固定在歷史模式上,我試圖改變這種歷史形式,去掉最搶眼的清朝青花瓷、王府大門的彩繪與紅柱子,洗去整個京師的色彩濃度,隱藏顏色,使它空間化,得以強調演員在場景中的活動,讓北京成為一個「場域」,而不是一個「歷史」的再現,把戲劇推向人性,而非事件,空間不再是物理空間的重塑,而是意象。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