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李筑音Cheers雜誌第85期 2007-10-01 圖片來源:王竹君
看過齊云(本名謝其昀)的花藝作品,相信很少有人不被他獨特又大膽的創意設計深深吸引。員林農校農經科畢業,從小在鄉下長大的齊云,沒有受過正規美學設計教育。他曾為了實現夢想,流浪台北街頭,也曾一句英語不會講,照樣出國比賽當評審。憑著比別人更敏銳的生活觀察力,ㄧ點一滴累積生活美感。

即使簡單如種白菜,施肥不均勻,有的餓死,有的脹死;澆水不均勻,有的淹死,有的枯死。採收後,如果沒有仔細揀去不好的菜葉,排放得美,「請問你要買嗎?你會瞧不起這長得不美的蔬菜耶!這中間哪一個過程沒有美感?」齊云拉高了聲調,一個動作一個動作比劃,讓人沒辦法不服氣。

沒錢買新衣服,練出美感

再貧瘠的土地都有養分,如果你願意挖、懂得挖。齊云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儘管手法令許多菁英名人驚豔,但齊云完全不是啣著金湯匙出生的豪門子弟,甚至不是書香門第。他在彰化出生長大,10歲那年就失去父親,靠著母親一人辛苦扶養家中4個子女。

父親對他影響很大。直到今天,齊云的皮夾還留有父親的照片。襪子工廠經商失敗後,他的父親改以養豬維生,總是從不起眼的點點滴滴中,教導齊云去感受,去體會每件事物背後的道理。比方說母豬生產,第一隻落地的小豬一定最大,最後一隻最小。為了讓他們營養均衡地長大,母豬餵奶時,一定要細心地讓最小隻的豬先吸最飽滿的乳頭,這樣一窩豬的體型才會一致,隻隻都賣到好價錢。

從這裡,齊云學會「按部就班」,而從窘迫的經濟資源裡,齊云練就出對「美」的判斷。

「我是老么,總是撿哥哥姐姐的舊衣服穿,難得有機會買新衣服,一定要挑我認為最美的那件,不然我寧可說我不要,不買也沒關係,」他說。

不斷強調對生活要有「敏銳的sense」,齊云帶點不屑的說,過去國民教育讓學生只能穿制服,配黑皮鞋、白襪子,在年輕人色感最敏銳的階段,整整12年沒有採購經驗,不知道什麼叫質感、顏色搭配,「你就知道為什麼台灣這些人沒有救!」

員林農校的花藝老師徐春玲是另一個影響齊云的靈魂人物,她讓齊云決定走上花藝之路。

念員林農校時,齊云得自己種菜、種花去賣。當他看到辛苦種出來的玫瑰花,一朵只賣5塊錢,到了花店一朵賣15塊,擺在旁邊的盆花可以喊價到1,000元時,就決定不能只做生產。

「我當時就有很深的感觸,創意加上方法,才能真正創造我的價值。」因此,高二時他就立志跟著徐春玲學插花。

從一個彰化鄉下的小子,到如今揚名國際的花藝大師,這條路,齊云走得一點也不容易。

從垃圾桶裡撿起機會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