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李筑音Cheers雜誌第85期 2007-10-01 圖片來源:王竹君
看過齊云(本名謝其昀)的花藝作品,相信很少有人不被他獨特又大膽的創意設計深深吸引。員林農校農經科畢業,從小在鄉下長大的齊云,沒有受過正規美學設計教育。他曾為了實現夢想,流浪台北街頭,也曾一句英語不會講,照樣出國比賽當評審。憑著比別人更敏銳的生活觀察力,ㄧ點一滴累積生活美感。

民國76年,高中畢業,齊云透過在彰化北斗開設「我家牛排館」的老闆施淑真介紹,穿著牛仔褲,帶著2,500元,一個人到台北延吉花市的永春花店打工,每個月的工資是1萬5千元。齊云說:「我還記得背著尼龍包包,上面寫的是『彰化縣埤頭鄉農會敬贈』。」

一開始,他總是被分配到換水、剪花枝。直到《姊妹》雜誌副主編林淑貞找上門,希望花店替他們封面設計捧花,才改變齊云的命運。

「我還記得那期封面的人物是張清芳跟藍心湄,雜誌我都留著,」齊云回憶。當時,老闆娘不願意接案,他從垃圾桶裡撿起名片,私底下聯絡雜誌社,表示他願意幫忙。沒想到出刊後引起很多人注意,紛紛找上他,但老闆卻因此炒他魷魚。

丟了工作的齊云,擔心家人難過,不敢回鄉下,在台北車站睡了10天,迫不得已,去三溫暖應徵,還被嫌鄉下人皮膚太黑,沒人肯用他。

之後齊云跑過業務,在西餐廳包月插花,將公司業績從1個月2、30萬衝到100多萬元,卻人紅招忌被人事鬥爭鬥走。入伍前,他找了林淑貞在南京東路3段109巷3號,合作開一家花店。

齊云不曾畏懼,也沒有懷疑,只有對家人的不捨。「我心想,我一定不回去,有一天,我一定要把家人都接上台北,」他眼眶泛紅的說。

謝媽媽說到難過處也會哽咽。她說,自己30多歲就守寡,平常靠著在工廠車衣服、車鞋帶賺生活費。記得有一年過端午節,想到自己要獨力扶養4個孩子,非常傷心,當時才11歲的齊云就懂得安慰她:「媽媽是我的,我會照顧媽媽。」

跪求菩薩,功成名就

除了對花藝設計的熱愛,支持齊云度過難關的,還有虔誠的宗教信仰。直到今天,觀世音菩薩和謝氏祖先牌位,始終供奉在齊云工作室1樓最明顯之處。

民國79年1月19日,齊云入伍當兵。他曾拜託菩薩不要讓他抽到「金馬獎」,但結果是澎湖,也好不到哪裡去。「每星期都嚎(哭,台語)。」幸好,澎湖有一間紫羅蘭花坊,成為齊云休假時流連的地方。

民國80年,台北世貿舉辦第3屆國際花藝博覽會,當時人在澎湖的齊云,抱著回軍營後關禁閉也在所不惜的決心,跑回本島參加這場花藝設計比賽,最後得到第一名,終於在花藝界嶄露頭角。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