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蔡茹涵Cheers雜誌第145期 2012-10-01 圖片來源:廖祐瑲
唯一登上賭城太陽劇團舞台的台灣人陳星合,1983年次。

以挑戰人體極限揚名國際,被譽為「最偉大的表演藝術」的太陽劇團,是陳星合17歲時可望而不可及的夢想;經過長達10年的練習、爭取與等待,他不僅在2010年取得正式合約,更是太陽劇團創始以來,唯一隨團前往美國拉斯維加斯駐點演出的台灣人。

以自行苦練出的水晶球雜耍(contact juggling)為業,對從小念劇校的陳星合而言,是自我挑戰,也是「自己發明工作」的大膽實踐。

「我小時候對工作的印象就是賺錢、填飽肚子、每天出門上班,是個人安全感的來源,」陳星合回憶,所以他拼命練功,目標就是考上國家劇團。「直到高中時看了太陽劇團的DVD,我才驚醒:現在做的,並不是我想做一輩子的事!」

10歲開始學京劇和傳統戲曲,日後卻將水晶球雜耍視為一生的志業,陳星合毅然轉向的原因很簡單: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件「自己決定的大事」。

迷上水晶球,決定讓興趣變工作

身處在管教嚴格的國光藝校,從吊嗓子、翻跟斗到劈腿,一舉一動得完全按照師長的規定,即使從小就聽話,他仍然經常感到窒息。

念高中時,陳星合一度迷上滑板,但因為無法離開學校,他乾脆把廢棄的鐵櫃、課桌椅、黑板堆疊在一起,偷偷在頂樓搭建了一個「滑板公園」,一有空就跑去練習。

「沒辦法,我實在太想知道滑板要怎麼跳起來了!」陳星合笑道,儘管缺乏請教的對象,他靠著看書、看錄影帶和鑽研技巧,硬是學得有模有樣。

這個原先出於「好玩」的念頭,更帶給他一個影響深遠的意外收穫:「原來,我可以當自己的老師!」

有了劇校練功奠定的深厚底子,以及玩滑板摸索出的自我學習,在接觸到水晶球的那一刻,陳星合馬上直覺:「就是它了!」

這是第一件讓他主動從「興趣」、「督促自己愈練愈好」,一路延伸到「想把它發展成工作」的專業技能。

但由於劇校內的分組非常明確,專攻雜耍的同學們不願與他交流,如何靠自己的力量,從無到有到超越,陳星合展開了另一段漫長的學習過程。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