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洪懿妍Cheers雜誌第147期 2012-12-01 圖片來源:王創緯
她們,是全世界成長最快的族群之一;她們,不甘被戲謔地稱為敗犬、剩女;她們,正進行對傳統幸福定義的逆襲;她們,要宣告自己是黃金勝女。

打扮入時、身兼作家及心理諮商師的林萃芬就表示,自己在30歲前曾經很想結婚,但現在她花很多時間做諮商、上課、寫作,「光是做我想做的事,就耗掉很多精力,很難兼顧家庭。我必須在很自由的情況下,才能自我實現。」所以,即使目前有親密伴侶在身邊,她卻已不再那麼想跨入婚姻

她也從社會學的角度進一步分析,現在的台灣已慢慢從集體主義走向個人主義,而個人主義最大的特點,就是「成就自己」,強調自我價值與意識,女性不再願意為了婚姻而妥協。

不管是「敗犬」還是「剩女」,這些來自日本或中國的外來語形容詞,對這群快速崛起、有別以往的單身女性族群,總是暗藏貶抑。但事實上,「現在的單身跟以前的單身很不一樣了,自主權和安全感都高很多,」林萃芬分析。

對她們來說,或許更貼切的描述應該是「勝女」。對於單身可能面臨的難題,如孤獨、寂寞、家庭社會壓力等,她們選擇勇敢面對,而不是被動承受。未婚,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缺憾。

再進一步來說,婚姻的功能正在逐漸淡化,也是不爭的事實。《經濟學人》就直指,以往婚姻存在的社會功能——包括經濟保障、穩定的性關係等——現在都可以在婚姻之外尋找得到,更凸顯了婚姻的非必要性。

若沒有更快樂的選項,寧而不選

《經濟學人》分析,隨著女性的學歷、職場成就愈來愈高,未婚人數持續增加,亞洲國家尤其如此,主要是因為,當工作與組織家庭出現衝突時,很多人寧可選擇前者。

亞洲的文化要求已婚女性負擔多數的家事責任,即使到了現代,「相夫教子」的傳統枷鎖,也還是緊緊地套在女性身上。社會對她們有期待,有要求,但她們自己可不這麼想。「人都會選擇更好的選項,妳若預見婚後的重擔只會多不會少,很難選得下去,」林萃芬說。

認真說起來,刻意要維持單身的人其實不多,很多女性都是有意無意之間就和婚姻擦身而過,但並無損她們的快樂。

擅長細膩刻劃單身女性心事與感情,並以《我可能不會愛你》奪得第47屆金鐘獎戲劇節目編劇獎的徐譽庭,本身就是個單身熟女。

今年46歲的她表示,自己從沒有刻意要維持單身,「但我的工作狀態,遇到的人事物,就導致了這個結果。」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