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丁一Cheers雜誌第148期 2013-01-01 圖片來源:丁一提供
換上感性的眼鏡,再加點想像,透過旅館的窗口,旅程的畫面,可以比你原先計畫的多更多。

去年11月上旬,新書推出後不久,即受邀到台中綠園道的誠品書店辦一埸分享會,許多讀者好奇地追問:「在旅館房間裡,真的可以來一場旅行嗎?」

當然可以,我答道。前提是,先得跳脫一般旅客對旅館的傳統呆板觀念:房間只是用來睡覺而已。

3年前遊走尼泊爾加德滿都時,偶遇多爾利卡村落旅館(Dwarika's Village Hotel),回想起來記憶猶新。那是一棟鋪上深紅磚塊的道地老宅樓,身處其中,宛如置身中古世紀。旅館有79間套房,每個房間各有一扇雕藻華麗的老木窗。

單是這口窗,已叫我佇足不離,滿心知足地待在房間裡一整個下午。

一條條深淺分明的雕紋爬滿整個窗口;一刀刀用澄淨的心方能刻畫出來的圖騰,透過早冬的陽光,從殘舊的木隙中偷偷凸顯出來。光線彷彿穿過一輪輪百年樹紋,枯萎的生命像點燃了生機,每個窗口驟然間活靈活現起來。

其中有扇800年的大窗曾被一名垂死的老翁分切成兩半,當成家產留給他的兩個兒子。旅館創辦人多爾利卡先生費時21年四處探聽搜尋,才得以將這兩半分別散落西東的窗再次相聚。而今這扇窗已成為旅客漫遊中庭時,必會駐足欣賞的焦點。從這口老窗望出去的人文景致,隱含了整個尼泊爾木雕文化的往昔光輝與驕矜。

闖進房間的景色,成了意外驚喜

又如在西班牙巴塞隆納的奧姆旅館(Hotel Omm),趁著夜深人靜時打開窗,映著星光和月光,自個兒獨賞建築奇才高第(Antoni Gaudi)的米拉之家(Casa Mila)。天台上幾根精雕細琢的煙囪,遠看像極了幾個依偎在一塊的人頭,彷彿對我歌頌著抑揚頓挫的歡迎辭。

窗口就像是房間的眼睛,窗外的一切景色無可迴避地會闖進房間來。臥房的窗若對準古雅的建築或鮮明節奏的奇美街道,它就成了一幅會移動的壁畫。

這意境十分相似兩年前的一個五月天,我從曼谷乘搭東方快車一路南下至新加坡,途經馬來半島的檳榔嶼及吉隆坡。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