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蕭蔓Cheers雜誌第69期 2006-06-01 圖片來源:
1990年代,義大利導演貝托魯奇電影《遮蔽的天空》,區別了「觀光客」(tourist)與「旅行者」(traveler)──觀光客是剛剛抵達就惦記著回家後,於是採購紀念品永遠是觀光客的重點活動;旅行者則是走了,可能就不回來了。女主角選擇「一半、一半」,旅途漫長曲折,但最後還是回了家。

每年夏天,身邊的人都在蠢蠢欲動,預備一年一度的旅途。一個偶然機會,我遇見了剛從撒哈拉大沙漠歸來的Jorge Correia,忽然間,對旅行的態度,又多了一點想像。想在出發前,輕聲問自己:「這次,你用什麼身分旅行?」另一種旅行的姿態

Jorge Correia,一個外表長得像時尚雜誌模特兒的漂亮男人,自稱是「探險家」(adventurer),在這個早沒有機會發現新大陸或舊冰河的都市生態,我不禁好奇,貝托魯奇沒有進一步詮釋的旅行姿態。

15歲,在別的男孩存錢買腳踏車的年紀,Jorge Correia就告訴父母他預備去北極。這個從小在地球儀前面一站就是數小時、曾經親手繪製過一本世界地圖冊、認識全球每個國家國旗的小男孩,回答了這個疑問:「旅行者,是你完全不介意下一站去哪裡。探險家,則是你根本不記得自己從哪裡來?」

多麼「豪放」的一種說法,相對於大量講求安全、方便、舒適、不花太多腦筋的旅行package。當一個探險家,幾乎讓旅行變成一件莊嚴的事,就算不能當哥倫布,好像也隱含著某種神祕的啟發。

那是什麼呢?一個現代探險家,能提供人們什麼新啟示呢?

應該不是一種魯莽、浪漫,把自己隨性的放進「大沙漠」,待在有空調、礦泉水的高級飯店,體驗想像中「乾旱、饑渴、死亡」的風景明信片吧?

我忽然明白,關鍵是「選擇」──當一個探險家,先得放棄優渥穩定,然後才能投身冒險漂泊。Jorge Correia曾經是蒙特婁前市長最年輕的貼身護衛,26歲選擇離職,回應自己真正的“calling,用了4年橫跨撒哈拉大沙漠,一步一個腳印,沒有捷徑。握著離開的鑰匙,投身漂泊

連最起碼的預防針注射,Jorge都不肯輕易就範,他非得用一種「古典」探險家精神,從書籍、經驗學習,相信身體的適應力遠遠比疫苗聰明。起初6個月只喝密封罐飲水、完全不碰生水、生菜,直到體內有了足夠抵抗力,為了補充蛋白質,能夠在荒漠營地抓食一塊生肉。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