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李威霆(巴黎第五大學社會學博士)Cheers雜誌第68期 2006-05-01 圖片來源:
台灣年輕勞工的就業問題,如果不善加處理,是否會步上法國的後塵?法國青年失業問題引發街頭暴動,甚至削弱法國經濟,左右法國政權。

這段期間內,許多年輕員工因此遭到解雇,但也有不少研究報告認為該項法案有助於改善就業狀況。CNE實施半年後,德維爾班內閣在今年1月略加修正,提出《首次雇佣契約法》(Contrat Premie Embauche,CPE)。

CPE法案和CNE的主要差異,是更進一步授權企業主可以不須提出理由,即解雇26歲以下的新進員工。德維爾班堅信,這項措施可以藉由快速淘汰企業中不具競爭力的冗員,提高企業雇用意願,可以降低失業率。

因為法國勞工不但受到多重法律保護,並受到工會強大支援。相反的,企業主在解雇員工時不但程序繁瑣,而且代價很高,實務上根本難以解雇任何人員,法國的生產成本就無法下降。

在這種背景下,法國企業不是外移,就是壓縮就業,寧可不擴大生產,也不敢貿然招募員工,造成法國國內就業狀況不斷惡化。

從理論上來看,CNE與CPE旨在改善就業環境的結構,原本是立意良善的措施,但卻衍生出巨大的政治風暴。人口結構的失衡與結構性失業

自從1980年代開始,失業問題始終是法國社會問題中最難解的一環。法國的年輕世代(14至25歲)失業率更高達25%,居歐洲第2位。這不但顯示法國就業市場已經出現嚴重警訊,更關係到未來的國家競爭力。近幾年來,平均高達10%的失業率,更完全沖銷了法國政府投資所能帶動的經濟成長。

對照其他歐洲主要國家,義大利失業率勉強還能控制在8%上下,英國的失業率則回復到5%以下。德國雖然也有高達10%的失業率,但這主要是受德東地區的影響;整體而言,德國的經濟體質十分健全,外貿統計上也能維持帳面的平衡,同時工業產值也以2%的年增率在成長。

反觀法國,不但貿易赤字嚴重(根據2005年的統計,入超已佔全國GDP的8%),而且貿易赤字未能轉化為投資與生產的有利因素,以致同期工業產值出現-0.5%的負成長,間接也削弱了民間投資景氣的復甦力道。

但若從人口結構因素來看,10%的高失業率本身還不算是最嚴重的問題。更大的問題在於不同年齡層的失業傾斜,這首先是由於人口結構失衡的問題。55~64歲的法國人只有三分之一在工作,比例遠低於日本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