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吳永佳Cheers雜誌第149期 2013-02-01 圖片來源:王創緯
雖然舞蹈讓我學習喜歡自己,但開始進入一種更悠然自得的生命狀態,卻是這兩年才學到的事…

1994年自國立藝術學院畢業後,我申請到文建會與瑪莎.葛蘭姆舞蹈學校(The Martha Graham School of Contemporary Dance)的獎學金,為了成為一名職業舞者,隻身去到舞者心目中的聖地──紐約闖盪。

在紐約,學會與自己「交流」

在紐約的日子,2年半裡,我搬了6次家,凡事靠自己打理,辛苦不在話下。前3個多月完全找不到工作,就在心灰意冷之際,我考上了依麗莎.蒙特舞團(Elisa Monte Dance Company)。

終於找到生平第一份工作了!當時心頭漲滿喜悅,好想找個人分享,卻猛然意識到,其實我也只能跟自己慶祝。這是我第一次深刻感受,原來,沒有人能夠分享喜怒哀樂,是這樣辛苦的一件事。

就是在美國那10年的生活,只有自己是唯一可以「交流」的對象,一再面臨孤單到幾近崩潰的經驗,讓我不自覺間養成「與自己對話」的習慣。

影響所及,即使現在身處人聲喧譁的聚會中,我仍然會習慣性地觀察別人,然後腦中不停的跟自己對話,縱使沒有開口,腦袋中可是忙得很呢!

舞蹈教會我的不只這些。1995年,我進入瑪莎.葛蘭姆舞團(Martha Graham Dance Company),1999年晉身首席舞者。但在這世人稱羨的光環背後,我卻學會更重要的「自己教自己」這一課。

因為瑪莎.葛蘭姆的舞作很多取材自希臘神話,當時由於文化隔閤而難以理解其背後涵義的我,曾向藝術總監求助,卻被一句話回絕:「我覺得妳很聰明,一定可以自己找到答案!」

之後,我便告訴自己:「從今以後,我要自己教自己,求人不如求己!」就是這股好勝心,讓我不斷拋出問題,也不斷回答自己。就像舞蹈得用自己的身體與心靈去跳,上了台,你就是沒有他人可以依賴,也沒有任何人可以替代你去完成這一切。

有了這層體會,我更珍惜獨處的時光。在紐約時的我,正因為有夠多獨處的機會,讓我能完全專注在自己身上,每天修練自己的思維。

每個人都是一顆星星,靠自己發光亮

雖然舞蹈讓我學習喜歡自己,但開始進入一種更悠然自得的生命狀態,卻是這兩年才學到的事。

從兩年前,我就萌生念頭,想將全世界最棒的藝術家們帶到台灣來演出。一開始,我其實很沒自信,心想自己如何號召這些國際級的巨星齊聚一堂?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