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吳永佳Cheers雜誌第149期 2013-02-01 圖片來源:王創緯
越過層層警衛把關的門禁,進入地下室深處某個外觀簡約的會議室,眼前這位穿著運動鞋、因為喜歡衝浪、開帆船出海而曬得黝黑的人物,就是常以鑑定專家的身分受邀上媒體,被稱為「秦老闆」的秦嗣林。

很難想像言談間引古論今、說話豪氣的秦嗣林,從事的是一般人感覺極度神祕的當鋪業。他笑稱:「我可能是全台灣唯一『立志』經營當鋪的人。」一語道出社會大眾對當鋪業的刻板印象。

秦嗣林與當鋪的淵源說來奇特。父親本是讀書人,隨政府來台後開起建材行,後來開營造公司賺了很多錢,卻在他17歲那年生意失敗,罹重病加上官司纏身,從此,秦嗣林過著每天凌晨就有人來家中討債的日子。

那時一心想賺錢的他,想起了之前在台北念中學時,曾寄住父親友人當鋪的經驗,於是毅然休學到當鋪當起學徒。

想不到,老闆沒兩年就因私事結束營業。失業的秦嗣林,憑藉父親打官司拿回的42萬元,以一支電話,幾個鐵櫃,就自己在台北市民族東路開起了當鋪。

「以前當學徒時,當鋪門庭若市,沒想到自己開店,3個月沒一個客人,上門的只有房東跟警察,」秦嗣林笑稱。更慘的是,第一個上門的生意竟是條花了8千元收到的「假」金項鍊,讓他賠到欲哭無淚。

沒背景、沒人脈、沒資金,秦嗣林這條路走得異常坎坷。「前15年,我的抽屜大多是空盪盪的,」他形容。

前方再黑還是要走,不隨波逐流

不但終日為錢操煩,更難堪的是世人對當鋪業的異樣眼光,讓從小深受父親儒家思想教育的秦嗣林,數度想放棄,尤其是有了妻兒之後,更有感於當鋪名聲差。他回憶,「當時在小孩學校擔任家長會長,散會後現場留下一桌子名片,全都是我的。」沒有人想把秦嗣林的名片帶回家。

心頭抑鬱難解,直到有一天,他終於從書中得到啟發:「即使前路幽暗,索性一路走到黑,總能走出條路。」1987年,秦嗣林下定決心,「我就是要賺錢養家,這條路往前走就對了,看我能不能幹到當鋪界的『狀元』!」

心意既決,秦嗣林開始走與同業不一樣的路。他在龍蛇雜處的台北市中山區廣結善緣,幫人「喬」事情,卻絕不沾鍋,不與黑道稱兄道弟,也不插股投資事業。因善於分析事理且守口如瓶,各界朋友愈交愈多,人面漸廣。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