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石田衣良天下雜誌出版 2013-02-07 圖片來源:
【直木賞名家】石田衣良媲美《在路上》的經典之作!一本傾聽「失落世代」心底沉默怒吼的公路小說,繼《池袋西口公園》之後,再掀日本青年渴求改變的狂潮!揹起背包,這就上路吧!把迷惘、不安、孤獨和對這個世界的憤怒統統拋在身後,或許,在邁開腳步以時速四公里前進的同時,我們將有機會看到不一樣的自己和未來……

聽到修吾這句話,剩下的三人不禁歡呼了起來。不知為何,從身體的深處湧現一股新的力量。四人排成一列,朝光亮積雲下方的濱海國道,邁開了步伐

夏天的雨,打在身上讓人感到疼痛。

雖然背包上已經披了大的遮雨斗篷,露出的手腳與臉部卻必須面對微溫的雨水攻擊。左手邊的山脈頂端沒入低雲中;右手邊的日本海,則無法辨別出海與天的灰色,無止盡地蔓延。

「下雨天真讓人憂鬱啊!」伸也的聲音從隊伍後方傳來。

四人沿著濱海國道排成一列前進,速度令人意外地迅速。與其慢慢地走,倒不如保持一定的速度,增加行走距離來得輕鬆。

「還有這景色到底是怎麼回事?已經走了好幾天了,海跟山一點都沒變啊!」

陽介也察覺到這點了。如果是開車或是坐火車,僅僅數十分鐘的距離,現在必須走上一整天。甚至有些時候,早上到傍晚所經過之處,景色幾乎沒有變化。

被認為狹窄的日本,如果只靠著人腳去步行,也變得相當寬廣了。離開山形縣的鶴岡市不過四、五天,但是,已完全失去一週以及日期的感覺。步行之旅,映入眼簾的只有道路與天空。

「完全沒有人在走路,真是讓人快發瘋了!」

豐泉望向護欄的對面說著:「道路完全被我們霸佔了,這附近連車子也很少經過。」

沿著蜿蜒海岸線的羽州濱街道,是單行線的國道。中央的白線彷彿才剛畫好似地,留下鮮明的角度。

「……車子來了,小心被積水潑到。」

修吾才剛說完,一量十噸的自動傾卸車開過,粗大的輪胎劃開了路邊的積水。濺起的大量水花,將豐泉和伸也從頭到腳淋濕了。

「可惡,搞什麼鬼!氣死我了。班長,下次你要警告的話,麻煩你早點說。」

伸也因為遭受下方濺起的水花波及,連雨衣帽子的內側都濕了,他急忙開始擦拭臉部與透明雨衣帽子的內側。

「哇!都是泥水!我只剩最後一條乾毛巾了。」

「拜託,伸也你真的很吵耶!你全身都已經濕了就算了吧,反正你現在也不是怕被弄髒的打扮啊!」

開始走路之後的幾天,每個人的穿著幾乎變得一樣。三件一千日幣的薄T恤和短褲。夏季的徒步旅行,T恤越薄越好。透風涼爽,洗了也很快乾。睡前掛在附近的樹枝上,隔天立刻就可以穿上乾爽的T恤。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