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Cheers雜誌第154期 2013-07-01 圖片來源:廖祐瑲
《海闊天空》4個字,是香港導演陳可辛新作的台灣上映片名,但說是陳可辛此刻心境的寫照,或許也不為過。

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太成熟,覺得同齡的人都很幼稚,和別人相比,我的成長是逆向的,是反過來的。相對的,我現在比我同齡的人幼稚(笑)。

小時候,我通常跟比我年齡大的人交朋友,但對方通常不會覺得很serious(認真),不會把我當成他的好朋友,所以,我沒有從小到大的朋友。不過,對於一輩子的好朋友,我確實是非常嚮往。

夢想呢?這是另一個在電影中反覆出現的關鍵字。

我是個非常skeptical(懷疑論者)的人,對什麼事都很早就覺得不可能,你很難拿些很勵志的話來呼籲我。拍這部電影,卻是個例外。本來,我並不想拍成勵志或心靈雞湯類的東西,只想拍大時代下的小人物,但最後,我卻被當中的氛圍感動,也可能我到了一個年紀,反而回到更天真的時候。

所以,現在你問我夢想是什麼?跟小時候一樣,我還是不相信純勵志、太美麗的謊言,但是我會退一步,相信有夢想這件事。

夢想不是「有志者事竟成」,100個有夢想的人,99個會失敗,這是現實。我們不能跟任何人說:「只要有夢想,你就會達到」,這是廢話。

但是,我會用戲裡的一句台詞這麼說:「夢想是什麼?夢想就是一種讓你堅持,就感覺幸福的東西。」100個做夢的人,雖然只有1個達成夢想,99個都失敗;可是100個做夢的人,100個都快樂,因為他在夢想的狀態裡。

夢想不是針對那1個成功的人,而是其他99個人。夢想是一種過程,而這個,我是相信的。

關於國際化或是進軍美國,一直是普遍存在於亞洲社會中的競爭焦慮。這次你在作品中也探討了這點。做為一個指標性的華人導演,你怎麼思考這一點?你也會把打進世界市場當做個人目標嗎?

完全沒有。

17、18歲時,我也在美國打過工,但我並不像電影中的角色覺得被欺負,因為我什麼都不會,個子很小,我不做busboy(餐廳雜工)做什麼?我連waiter(侍者)看起來都不像。

很多年後,我曾帶君如(編按:陳可辛的妻子吳君如)回去過我工作的餐館,但並不是要幹嘛,只因為我們這一代吃的苦不多,所以永遠覺得吃很多苦是件浪漫的事,所以把年輕時吃過的、小到不能再小的苦拿來放大而已(笑)。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