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藍麗娟Cheers雜誌第33期 2003-06-01 圖片來源:王竹君
「我想做一些別人不想做的事,過自己想過的生活,」2年前,葉金川辭去台北市衛生局長職務時瀟灑地說。

他回到慈濟大學教書,繼續從事董氏基金會的公益活動。於他來說,衛生署醫政處長、副署長、中央健保局總經理、台北市衛生局局長,20年來的從政資歷與政策成敗,飄飄如浮雲。「全民健保制度設計不良,造成一大堆問題,都是葉金川害的,」一位醫師嚴辭批評,令人回想到葉金川擔任健保局總經理時,醫界對他的反彈。

然而,揮別政壇不到2年,4月底,一隻感染力超強SARS的病毒、一封來自和平醫院的護士求救信,再度讓葉金川站上公共衛生的舞台。

當全國人民看著和平醫院的醫護人員與病患倉皇失措,身為流行病學專家的他,卻自願在4月27日,和平醫院封院第四天挺身入火線,擔任院內與院外防疫機制間的橋樑;在院內安撫人心、規劃路線、調度資源、指揮撤退。

5月18日晚上,葉金川結束14天的隔離期,隨即坐飛機從花蓮趕到台北市政府開會。八點鐘會議結束,他雙手各提著一包從花蓮帶回來的行李與資料,拖著疲憊的身軀,出現在台北市政府衛生局局長室門口,準備接受《CHEERS雜誌》專訪。

為了讓空氣流通,葉金川爬上辦公室的鐵櫃試圖開窗,窗戶打不開,於是他只好找來一個電風扇對著室內吹。「現在還沒有證實空氣會傳染SARS,否則都不必防了,」他說。儘管坐下來,他的神情卻沒有鬆懈。火線領導的責任與代價同樣巨大,因為,葉金川進入行政院SARS防治及紓困委員會防治作戰中心之後,接下來的每一波疫情爆發,他的身影注定會出現在每個疫情最前線。

從政生涯中,扛過各種政策成敗,經歷不少批評與責難,葉金川這一次自願上火線,怎麼樣在群情混亂中穩定和平醫院?他有什麼樣的體會?請見以下《CHEERS雜誌》的專訪

當大家都害怕與未知的時候,你為何願意進駐和平醫院?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