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黃碧珍編譯Cheers雜誌第32期 2003-05-01 圖片來源:Cheers雜誌
嚴酷的時代需要鐵血忠告,如何用最少資源、仰賴大地生存?本文帶你一窺美軍特種部隊的生存術,你將發現職場與戰場,在某些部分竟是如此神似。

轟隆隆的UH-60黑鷹直昇機,載著一隊美國大兵,正前往北卡羅來納州的鄉間,這些是特種部隊的新兵,他們從直昇機爬下,準備展開一場野戰演習,這場演習用來考驗他們精神上和體能上的毅力。演習為時多天,但資源少得可憐,沒有帳棚,儘管氣象預報會下雪;也沒有夜視鏡,雖然夜裡可能行軍;更慘的是沒有食物(昨天吃的是最後一餐)。

聽見戰火了嗎?

他們的任務是不能被「敵」軍俘虜,並且要能化險為夷,不管用刀子、指南針、睡袋還是水壺,總歸一句就是要活下去。

這很像公司、執行長、員工甚至失業者會碰到的挑戰,尤其經濟復甦路迢迢,眼前幾乎沒啥可靠,你得善加運用所有的一切,記住:黎明到來前,可能是最黑暗的。

生存之戰很明顯是一種獨特且艱鉅的工作,所以我們請教世界級的生存專家如何打贏漂亮的仗。對執行長來說,生存就是讓公司游刃有餘、保全尊嚴;對美軍特種部隊,也就是一般熟知的綠扁帽部隊來說,生存則是攸關生死大事。

位在北卡州有一大片軍事基地,是約翰.甘乃迪特訓中心以及布拉格堡學校的訓練用地,士兵在此受訓兩到三年後,才能加入特種部隊,只有二成的學員一次就通過考驗,訓練課的壓軸好戲就是生存(Survival)、躲避(Evasion)、抵抗(Resistance)、逃脫(Escape),簡稱SERE課程。整整三個星期,學員就在麥克卡營地(Camp Mackall)接受SERE的野地求生訓練。

在幾個SERE指導員的協助下,《高速企業》(Fast Company)整理出一套逆境生存法則,由於這些人還有被徵召的可能,所以有人只願意名字曝光,我們盡量不把這一套法則拿來和商場類比,但如果你夠聰明,能在逆境中存活,那麼你一定知道面臨挑戰時,要如何運用這套生存之道。

法則1:心智強悍者才能存活。

「當一個士兵或一整個單位被困在惡劣環境中動彈不得,能否存活繫於強大的意志力」,這是在特種部隊待了26年的古登•史密斯(Gordon Smith)所說。他常告訴學員,一個受過全世界最好的生存訓練,但老抱持負面態度的人,和一個沒有頭緒但卻有著正面思考的人,「我敢打賭,最後一定是正面思考的人能從樹林中活著出來,道理很簡單。」

人們最大的障礙往往來自心理,對於未知的恐懼、擔心情況失控、處於逆境時會憤怒、失去戰友時會自責,SERE的一位教練長約翰(John)強調,這些都是很正常的反應。但這些情緒有可能將你淹沒,如果你老往負面想,那麼你會氣餒、沮喪、裹足不前,壓力會把你的信心擊垮。

整個SERE課程,教練特別強調存活之道的心理學。學員必須把情緒轉成正面力量,不要讓恐懼和焦慮壞事,讓這些情緒成為向前走的動力、避免漫不經心、讓敵人逮到要害、以便面臨更高的挑戰。

要在接踵而來的挫敗、或看來沒啥勝算的困局中保持正面態度當然不容易,甚至不可能,但當面臨生死存亡境地,你得設法一點一滴改善自身情況。約翰建議,當有小小的勝利不妨給自己來點獎勵,例如我今天捕到一條魚、我沒有讓自己感冒、我還有足夠幾天的水可喝等等,總之就是找些理由讓自己抱持希望。

法則2:與壓力共處。

SERE訓練的目標,就是教你掌控自己掌控情緒,約翰強調,但如果這些危機都只是紙上談兵,那麼你永遠學不會,所以野地訓練讓學員身歷其境,這樣他們就知道自己處在巨大壓力下會如何表現?約翰說:「我們大部分的工作就是強迫學員脫離舒適地帶。」

先把學員分成6組,他們會碰到一些惡劣的情況,這些是SERE教練、其他士兵、當地警官和警犬共同營造出來的情境。前兩天學員都不能睡覺,他們得在厚厚的灌木叢徹夜行軍。當每一組好不容易紮好營後,他們得讓軍營融入週遭景色,然後開始動手做些武器和工具。冬天時,樹枝光禿禿、動物也在冬眠,很難找到食物,學員得利用松針茶、樹根、樹皮裡的蟲穴等等,「如果運氣好的話,還能逮到一隻兔子殺來吃,但如果是一隻長蛆的袋貂,也來者不拒,他們會喜歡的」人稱小史的史密斯說道。

這時候,士兵的舒適地帶就成了遙遠的記憶,他們睡眠不足、皮膚脫水、精疲力竭、饑腸轆轆,這時候理性思考和團隊精神都不管用,教練會提醒學員注意退化的徵兆。可能很多人認為我才不至於這樣,但約翰說:「他們會發現自己有暴力傾向,如果旁邊這傢伙膽敢再吸一口氣,我會痛扁他的頭。」這就是壓力導致人抓狂。

有時候,有些組會被俘虜,送到戰俘營,就是所謂的“實驗室,由於士兵都清楚軍事規定,除了名字、軍階、兵籍序號和生日以外,其他都不能透露,所以戰俘會被詢問員一再測試,麥克(Mike)就是那個疲勞轟炸的詢問員,他被稱為大榔頭。大榔頭說:「當你被剝奪一切後,你會習慣飢餓、少眠、心理受制,當把這些控制拿掉後,你會瞭解真正控制你的,其實是自我的內心,這時你會發現自己又往前躍進一大步。」

就在野地裡和實驗室來回操練,學員平均瘦了15磅,他們經歷罕見的巨大壓力,根據SERE的研究顯示,有些學員面臨壓力時的荷爾蒙皮質素達到前所未有的新高水準,比第一次跳傘的人還高、比第一次在航空母艦降落的飛行員還高、也比第一次動心臟手術前的病人還高,教練認為這種壓力的結果,就是士兵會很快進入情況,把訓練當真的一回事。

法則3:排出優先順序,並且加以簡化。

生死攸關下,你的主要需求就是食物、水及遮蔽所,除非你傷勢嚴重,那當然得立刻就醫。不過優先順序往往視情境而定,看你是在叢林、海邊、北極或沙漠,但水通常是最重要的,沒有食物也許還能撐個幾天,但沒有水恐怕活不久,最多3天。當你流失水分就必須補充,否則身體會崩潰。快的話,如果流失2%的水分,你會覺得極度口渴,5%會虛脫噁心,10%會頭痛欲裂、四肢劇痛,這時你已經頭昏無法站立,你的血因為缺水無法代謝氧氣和養分提供身體所需,你會喪失判斷力,流失15%,你已經到了鬼門關前,這時你的視覺、知覺和聽覺都不聽使喚了。

理想狀況下,你得每小時喝少量的水補充體內水分,一天最少得喝兩公升,當然如何找到水又是另一回事,SERE的士兵得學會找替代品:如仙人掌、竹類植物、岩縫裡的水或帆布接下的雨水。

「如果你不能保持健康,那麼存活會變得困難」約翰說道。「同樣一件事,發生在健康和不健康的人身上,絕對有不同結果,本來只是不打緊的刀傷或擦傷,卻很可能在極短時間內要人命。」

在存活的情境下,很難作出明快決定,因為只能在糟糕和遭透了當中選擇,舉例來說,你已經開始脫水,但你拿到的水卻會讓你生病,因為它沒消毒,那你怎麼辦?不喝水很快會死,喝了水會生病,同樣會死,但約翰強調,至少喝水可以活久一點。

法則4:生存之道靠練習。

「升火的能力肯定可以救命」從特種部隊退役17年、同時也是SERE指導員的唐•麥凱(Don McKay)說。「火可以把食物煮熟、把水滾開,還可以取暖,火可以提供一切存活所需。」

假設天空下著雨、敵軍虎視眈眈、你的戰友體溫過低,你可以升個火。SERE的生火專家麥凱教學員升火的要素:看守者、引火物和燃料,以及升火的類型(帳篷屋、斜頂屋或金字塔屋等類型的火),這些很多人老早聽過,但千萬不要把升火視為理所當然。

看麥凱升火是很神奇的事,他用一把刀猛敲一長條的打火石,然後用火花點燃一堆鎂屑,一次OK。他還把鋼絲絨接到壞掉燈泡的電池上,沒兩下子,線圈開始發熱並且冒出橘色紅光。

課程的重頭戲就是升火測試,學員有15分鐘的時間升火,而且只能靠三根火柴把水煮開,聽起來很簡單,但火柴不是很快熄掉,就是好不容易聽到點燃的嘶嘶聲,卻還是因為對流不夠而熄滅。約翰指出,有沒有實際演練差很多,所有的技巧都得反覆練習,當你必須在10分鐘內升好火,才能生存下去時,你就不會只是等著別人動手。

麥凱對他原始時代的升火方式很自豪,他拿起一把手製的弓,在木桿纏上金屬線,開始來回拉鋸,用木桿的末端快速旋轉,就像鑽一塊軟木一樣,當你落到這種地步真的很悽慘,麥凱說,但千萬記住你可以讓情況變好。

用古早方法升火實在很磨人,但5分鐘後,看著木板上升起一縷輕煙,麥凱會衝向看火者誇他一番,說時遲那時快,火就來了。對麥凱來說,升火不是把戲,而是絕處逢生的技能,你可以靠火自給自足,麥凱說:「我有個小女兒,她5歲時就懂得如何升火。」

法則5:以大地為生。

部分SERE的課程就是來上一道道恐懼的開胃菜,學員們得吃下教練搜尋來的各種東西,挖到的蟲、蟋蟀、橡樹果、路上殺的動物(新鮮或不新鮮的),你如何知道腐臭扁平的浣熊吃了沒事?史密斯傳授一招:「把它搖一搖,只要掉到地上的就留給蟲吃」,如果鳥獸的屍體死去多天,那麼把肉煮熟,並且用火把油脂烤出來,或許會比較好下嚥,「你還是可以吃些很噁心的東西」史密斯說道。

最常見的生存大餐就是蛇,這也就是為什麼其他單位的士兵會叫綠扁帽部隊為“吃蛇大隊。在野地,蛇就像都市的速食連鎖店一樣無所不在。「幾乎每個國家都有蛇,他們很好抓,而且富有蛋白質又容易料理」史密斯說道,他吃過響尾蛇、棉口蛇、眼鏡蛇,嚐起來都一樣(不像雞肉)。

在植物課上,史密斯和麥凱傳授60種不同的植物。可以吃的包括:車前草、酢漿草、大鰭薊。有毒的則是:夾竹桃、毒芹和楝樹,有些植物具有療效,像大蒜(可治消化不良)、仙人掌(可治燙傷)。因為有太多植物的名稱和特性要一一記住,學員們只能學習通則來測試植物的可食性,這種程序冗長卻條理分明。首先,你先以植物在內臂上擦一下,看會不會感到刺激,然後每個步驟增加接觸,看有沒有不良反應。約翰說:「我們教學員這個地區的土生植物,並不是要讓他們在北卡作戰,而是要他們找出生存的法則,」「當你被派往任何地方,你必須瞭解當地的植物群和動物群。」

法則6:生存靠點想像力。

生存不僅要靠堅強意志和完備技巧,還必須加點好創意。SERE教練鼓勵學員熟讀這套生存法則,並且隨時將配備聰明打包。士兵會把鈕扣般的指南針縫在襯衫上、把金屬線(可以做陷阱和升火)及鋁箔(可以煮東西和打信號)縫在衣服裡、把重型跳傘的繩索綁在靴子上,甚至在膝蓋多綁上一條。

不管你的訓練多完整、裝備多齊全,你永遠不可能做好萬全準備,這就是需要創意發揮的時候,最後,你會發現,生存是一場即席藝術創作。約翰說:「我們教學員一些觀念,然後要他們發揮想像力,找出所有能被利用的東西,不斷地練習練習再練習。」

法則7:生存是最高準則。

問麥凱如果他走進樹林,沒有任何裝備可以活多久,他毫不遲疑的說:終其一生。麥凱和史密斯都是個中翹楚,他們信心十足,因為他們知道任何情況下他們都會照料好自己。他們甚至常自創情境,因為他們覺得這很有趣又有挑戰性。

為了生存採取的種種行為聽來似乎很稀奇,但SERE教練認為再自然不過了。「某方面看來,我們教的東西沒什麼大不了」約翰說。「如果把時鐘往回撥兩百年,這就是我們祖先每天的生活,他們知道如何取水、如何蓋遮蔽所、如何在野地上長途跋涉並且把食物帶回家。」

SURVIVAL

在軍中的詞意新解

S-Size up the situation

打量週遭環境

U-Use all your senses

運用所有的感官知覺

R-Remember where you are

記住身在何方

V-Vanquish fear and panic

擊敗恐懼和驚慌

I-Improvise

懂得臨場反應

V-Value living

重視生存價值

A-Act like the natives

表現出當地人的行為

L-Live by your wits

動動腦筋展現機智

雜誌介紹

關鍵字: 士兵 生存法則 生存術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