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Cheers雜誌第156期 2013-09-01 圖片來源:王創緯
採訪葉錦添比想像中容易,又比想像中困難。容易的是,他一點也沒有「美學大師」的架子,非常健談之外,說到好笑處,自己便第一個大笑起來;但困難的是,思考早已經融藝術、哲學、宗教於一體的他,言談間總是穿插著意味深遠的句子,讓人不得不暫時停下來品味,然後又得快馬加鞭,才能追上他的思路。

關於如何在創作上,不重複以往的路徑?「我的時間軸不是線性的,是圓的,」他用手比劃著說:「我是中間的圓心,以前和未來的時間都散在我旁邊,我只要這樣(用手拉來拉去),它們就會在一瞬間發生交換。」

關於下一個階段的目標,他說:「我希望把自己變成一個導體,通往我所認為的世界。把限制打開,是我最大的動力。」

關於如何讓各種不同的藝術型態在身上交融,「我是沒有中心的,」葉錦添說,「沒有中心,也可以是一種中心。」

不太容易懂,所幸,要進入葉錦添的世界,絕非只有唯一的入口。他在《臥虎藏龍》、《夜宴》、《赤壁》等電影中展現的美術品味;在現代藝術如《仲夏狂歡》個展中對現實的嘲弄與衝撞;在新書《神行陌路》裡對新東方主義的論述與探索;還有攝影、雕塑、繪畫......,從每一個面向去認識葉錦添,可能都會得到截然不同卻各自精采的答案。

這位以「三跨」──跨媒材、跨領域、跨國際著稱的華人美術奇才,最近有哪些所思所聞?他悠遊於眾多領域間的祕訣是什麼?聽葉錦添談葉錦添,自有一種特殊、獨到的幽默。

最近你對什麼事覺得最有趣?

我現在的工作很有趣。我正在跟太陽劇團合作,他們的總導演找我當consultant,也做他們的服裝。我發現,太陽劇團的秀不只是商業表演,還有些情懷,而他們最大的偉大性,是把舞台換到空中和水中,我現在正在幫他們解決這些問題(笑)。

你的書中充滿敏銳觀察、細膩覺知,以及互相轉化、激盪的思考,這特質是與生俱來的嗎?

我以前個性比較內向,笨笨的、不聰明,現在好像比較聰明(笑)。

我很早就喜歡哲學和思考。念小學11歲時,有一天,摩門教的傳教士登門拜訪,通常香港人很實際的,一看到他們就「碰」的把門關上。偏偏我隔天要考試,什麼都沒看,覺得無聊得要死,媽媽又在廚房煮飯,我就開門讓他們進來。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