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陳雅琦Cheers雜誌第156期 2013-09-01 圖片來源:廖祐瑲
每個人都有夢想,但每個人對待夢想的方式都不一樣。

有些人夢想很多,但始終不清楚內心最深層的想望是什麼;還有人有想法沒做法,想要到那裡,卻一直在這裡。

然而,另外有一群人,把夢想與行動劃上等號,努力追求,勇敢發聲,不因個人渺小而卻步,更不因資源匱乏而怨天尤人。

他們都是圍繞在我們身邊的小人物,沒有顯赫家世,也沒什麼知名度。但是,他們有專業、有理想、有目標,更有堅定的信念與行動力。看見他們正在做的事,你真的可以相信,那就是夢想的樣子與魔力。

冬奧奪牌夢》連德安:扛著24公斤雪橇,滑上世界舞台

凌晨1點,台北小巨蛋,一個不悔的身影獨自在冰宮裡賣力練習,陪伴他的,只有一座粉紅色雪橇。

他是連德安,19歲的泰雅族男孩,178公分,投入雪橇運動3年。2012年2月,奧地利舉辦第一屆冬季青年奧運,連德安是單人競速雪橇項目裡,唯一來自亞洲的選手。

16歲接觸雪橇,連德安年紀雖輕,卻有極高的自我期許。「我的目標是站上世界舞台,在冬季奧運拿下好成績!」他凝視前方,興奮語氣裡帶著堅定。

「其實,小時候的第一個夢想是前進美國NBA,」連德安笑著說。國中加入籃球隊,2009年,宜蘭南澳國中的一場選拔賽,雪車教練陳金山從100位選手裡看上連德安。而反對他打籃球的爸爸,認為雪橇運動有更多可能性,鼓勵他往此發展。

然而,雪橇時速最高可達160公里,危險性高,考驗超乎想像。「出發到終點,通常不到1分鐘就決定勝負。如何冷靜、快速應變,拿捏每次轉彎是一大挑戰。」投入雪橇15年的國手馬志鴻分析,亞熱帶選手在體格、耐寒力都比不上歐美,加上沒有完善練習環境,更加艱辛。

一開始,連德安透過影片認識這項運動,只覺得又冷又可怕。然而,3個月後,他到日本長野觀看亞洲盃,看見選手樂在其中的樣子,相當敬佩,參加受訓後感受更深刻,「第一次進入滑道體驗高速快感,雪橇聲就在我耳邊,讓我想挑戰自己!」他回憶。

「當時他只有165公分,很瘦小,卻充滿熱忱。」馬志鴻說,日本訓練期間,連德安比其他選手更自動自發,總是勤做筆記、主動備好裝備,不斷找馬志鴻討論細節。「膽大心細」,是馬志鴻對連德安的形容。

回國後,其他2位選手自動退出了雪橇運動,連德安的潛能和積極則讓雪車雪橇協會理事長許啟祐很欣賞,自掏腰包花20萬為他量身訂作一座雪橇。

多次受傷、親見意外,挑戰熱情仍然勝過一切

此後,連德安積極投入訓練。在國內,他密集慢跑、游泳、做重量訓練,並不斷看影片背下各種滑道地形,再到小巨蛋做冰上模擬,練習雙手抓地技巧。每年9月到隔年2月,他遠赴歐美密集受訓,扛著24公斤的雪橇,獨自在異地闖蕩。

「第一年很懷疑自己,也會想回去打籃球。」連德安坦承當時常感到挫折。2010年他到德國受訓時遇到瓶頸,「那次練習一直撞壁、翻車,德安就在我眼前撞到頭昏迷,我嚇得心臟快跳出來!」馬志鴻回憶。

遭遇挫敗,連德安卻不曾真正說出「放棄」二字,只是問馬志鴻該怎麼做,或是說:「馬哥,我在想,還要繼續練下去嗎?」只要馬志鴻向他分享自己的故事,或開玩笑激勵他:「你很遜耶!前面的女選手都做得到!」他就再度專注在眼前目標上。

過去3年,經歷過輕微腦震盪、膝蓋受傷、腳踝開刀,甚至在加拿大看見一位選手意外身亡,連德安的熱情從來不減。「比起抵達終點,每次過程裡學會控制難度高的滑道,更有成就感,我好享受這種感覺!」他笑著說。

2011年冬天,他在德國參加青年冬奧積分賽。賽前2天,才被通知比賽滑道比他賽前練習的難度更高,他告訴馬志鴻自己沒有信心。「可是,他坐上雪橇出發那一刻,我在他眼裡看到鬥志和殺氣!」馬志鴻說。那次比賽,連德安的成績比平時更好,最後順利晉級。

可以接受失敗,但絕不接受放棄

出發到奧地利參賽前,連德安寫下一段話送給自己:「我可以接受失敗,但絕不能接受放棄。」2012年青年冬奧,連德安沒有拿下獎牌,但成績進步了2秒,為自己寫下新紀錄。擔任掌旗代表的感動,更讓他充滿感激。

「我一直記得陳彥博(台灣超級馬拉松選手)告訴我的話:學習把恐懼當作生活一部份,」連德安說。現在的他,正在這條路上堅持著,今年9月要再出國爭取2014年俄羅斯冬季奧運資格。

「不斷克服困難,克服困難就會變成自己最拿手的事。當你想完成目標,所有困難都只是過程,」連德安始終這麼相信。他開朗語氣中透露的志氣,令人深深動容。

雜誌介紹

關鍵字: 冬季青年奧運 連德安 競速雪橇 挫折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