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陳孟珠Cheers雜誌 2010-05-07 圖片來源:王竹君
「沒有刻意的落筆,沒有虛偽的訴求,卻極其真誠與善良,就像喝下一杯不知名的蘇打,很清淡地,卻在吞入之後讓泡泡打不停的嗝。」一群熱愛音樂的的大學生曾如此形容自己的創作,他們就是蘇打綠樂團。

「我們不會喝酒打屁聊天,經常從頭到尾都不休息,」何景揚說,除了練團時非常專注認真,團員們事前準備的習慣,也讓練團更有效率。何景揚表示,如果隔天要練團2小時,他今天就會先思考,明天要加入哪些新點子?如果明天有公開的現場表演,今晚也得在腦中模擬。

該讀書時專心讀書,練團時專心練團,對他們來說樂團不只是隨性的休憩。

當時蘇打綠尚未出片,專業的表現卻不同於一般的大學生。對大部分人來說,玩社團不就是要輕鬆愉快、打屁聊天一番?

其實蘇打綠每個人的樂器彈奏技巧都是自學而來,沒接受過任何正規訓練。像鼓手史俊威就是看遍書籍、演唱會DVD、現場表演,先試著模仿,思考別人是如何做到,慢慢去學。

多元接觸,大學生活更豐富

大學生活當然不應該只有樂團與課業。

何景揚直言,校園裡真的有很多「宅男」大學生,整天坐在電腦前,「在BBS上進站、出站,看過的文章一看再看,只為了湊滿上站次數1000次,」他一點也不誇張的描述大學室友一天的行程,不是唸書就是玩電腦遊戲,卻不願跨出房間與人接觸。

相反的,綽號「里長伯」的何景揚,個性外向活潑,他可以跟路邊警察搭訕,到超商購物也會有不認識的老伯跟他打招呼。

他喜歡主動跟人聊天,因為他相信每個人都有值得學習的地方。而會有這樣的觀念,是受到一群丹麥外籍生影響。

這群外籍生在國外都已經有打工經驗,來台灣是為了認識更多朋友,體驗更多文化,「他們對很多事物都保有高度興趣,不管跟誰都聊的起來,也會記得住別人講的話,增廣見聞,」耳濡目染下,何景揚也漸漸變的樂於主動跟陌生人接觸。

他自認能考上研究所,也是因為這個特質,「主動認識很多學長姐,他們會告訴你該如何準備,還會跟你分享對老師的觀察。」

蘇打綠幾個大男生同時也都熱愛運動。何景揚是籃球場上的健將,史俊威和劉家凱則是游泳好手,史俊威大二時就拿到救生員執照,擔任游泳教練,劉家凱則笑稱,游泳池畔的救生員工作才是他大一、大二時的主業。

選校系,念得開心最重要

提到大學選校選系問題,團員們各自有著不同的切身體驗。

史俊威當年完全照分數填志願,意外進到政大社會系,對它一點也不了解。「當初以為社會系是在搞社會運動,事實上卻教你分析社會現象、探討人際互動關係,」他表示反而是進了大學才喜歡社會系。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