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陳孟珠Cheers雜誌 2010-05-07 圖片來源:王竹君
「沒有刻意的落筆,沒有虛偽的訴求,卻極其真誠與善良,就像喝下一杯不知名的蘇打,很清淡地,卻在吞入之後讓泡泡打不停的嗝。」一群熱愛音樂的的大學生曾如此形容自己的創作,他們就是蘇打綠樂團。

雖然就讀心理系是自己的決定,劉家凱卻對心理系有完全錯誤的想像。「高中生對心理系的了解很單純,就是可以幫助人、輔導人的『心靈捕手』,」劉家凱表示,進大學後重心卻在生理、腦神經的專業知識,再加上剛接觸到大量原文書會抗拒、害怕,大一、大二經常翹課。劉家凱的坦白,或許正是許多大學生的寫照。

直率的吳青峰認為,學生進大學後才發現科系和原來的期望有落差,是自己該承擔的錯誤,因為了解科系狀況,本來就是學生該做的功課。

「念到自己不喜歡的科系真的會很痛苦,如果畢業後就這樣從事相關工作,這輩子就毀了,」吳青峰用如此強烈的字眼形容,因為他認為既然是自己的人生,在選擇之前就要認真去了解,對自己負責。「好好跟父母溝通,做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事。」

至於選校還是選系?大部分團員還是務實的建議學生以選校為優先。

「同學的素質、學習態度對你會有很大的影響,」謝馨儀指出,大學同學對自己的感染力強,選擇校風良好的學校,至少可以確保同儕的學習態度不會太差。

最重要的,還是要選擇一個自己念得開心的科系。謝馨儀表示,很多學生會把選系和選擇未來職業畫上等號,「如果你對未來還沒有很明確的方向,就不要以就業考量來決定科系。」與其大學生活過的痛苦,將來又未必學以致用,不如現在選擇一個自己念得開心、念的好的科系,再從中探索未來的道路。

認真持續學習的態度

早在大學時期,每個團員就確定音樂是他們未來的重心,但也有人還是認為繼續就讀研究所。

「我本來就不認為,念研究所是為了讓求職更順利,」何景揚認為,研究所教育能讓視野更寬廣,跟著老師學習用不同的觀點看世界,近距離學習老師的做事態度。何景揚是少數沒有補習卻考上研究所的學生,或許就是他對求學的態度和其他人不同。他是真正想念書,而非遷就於就業市場。

謝馨儀報考研究所則有較務實的考量:「科管所的課程較偏重中小企業、創業與專案管理,對樂團的運作與管理很有幫助。」她偶爾還會幫工作室做產品推出前的預測,專長在管理的謝馨儀其實有著雙重身份,除了擔任貝斯手,還是林暐哲的小秘書,也是樂團對外的聯繫窗口。吳青峰笑說,2009年9月蘇打綠到英國倫敦錄製專輯《夏/狂熱》,許多與英方的聯繫事宜都由馨儀一手打理。

採訪接近尾聲,活潑的何景揚還是忍不住透露他的另一個夢想。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