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藍麗娟Cheers雜誌第26期 2002-11-01 圖片來源:周慶輝
如果你辛辛苦苦工作6年,賺了200萬,你會買車子?買房子?還是環遊世界?

攝影家周慶輝,做了不一樣的選擇,而且,這個選擇讓他幾乎「傾家蕩產」:6年來,他花了150萬,利用休假時間,一個人深入中國邊疆與中原,捕捉中國快速經濟化的過程中,即將消失的勞動者影像。

拍攝完20組攝影故事,他又花了50萬元,在半年內洗照片、製作、精選出8組故事在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辦個展。今年7月一展出,深刻的影像立刻引起上萬名參觀者的迴響,觀者們紛紛要求他到台中、高雄展出,卻迫於經濟現實而作罷。9月中,展覽結束,他改裝家中一間閒置的廁所,釘了個鐵架、擺了個除溼機,就這樣,6年上山下海、工本費超過200萬的創作心血,無聲地棲息在這個「儲藏室」中。

持續燃燒夢想

「萬一以後需要錢,必須賣房子,多留一套衛浴設備,房子會比較好賣,」站在臨時儲藏室前,周慶輝無奈地說。

當前,電視影像、數位攝影躍居主流,攝影創作早已成為古典工藝,即使國際大師級的攝影家也很難找到贊助者。環境惡劣,周慶輝為什麼能秉持著自發性的原動力,執著於創作?

「他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尋找生命的出口,」資深媒體工作者,目前任職《TVBS周刊》的邱一新說。

生命力的源頭,是周慶輝年輕時對攝影的熱情與夢想。

民國54年次,現年37歲的周慶輝,非常著迷於捷克籍攝影家寇得卡(Josef Koudelka)的作品。他記得,年輕時,第一次看到攝影界前輩對寇得卡的描述:「他披著先知的長髮,終年旅行,只拍自己想拍的。」頓時,周慶輝心中充滿著對攝影的憧憬:「攝影多麼棒、多麼浪漫!」他不間斷地從許多攝影作品中認識、吸收國際級攝影大師的創作脈絡與理念。

可是,「一進去媒體工作,才發現事情不是這樣的,」周慶輝感嘆。民國78年,他在《首都早報》擔任攝影記者,每天帶著長鏡頭到立法院拍攝立法委員打架的照片,他才發現工作與他一心一意想要追求的攝影創作境界,完全是兩回事。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