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許藍方Cheers雜誌第25期 2002-10-01 圖片來源:林麗芳
小時候,我們看到班上最會念書的同學特別眼紅,因為老師總是把所有演講、美術、作文等比賽的資格給了他們。這些人長大後大多在各行各業中出盡風頭,其中更有一批人來了美國接著念書,念到“屁挨著地(Ph. D.)後就留了下來教別人念書,張典顯教授就是其中的一個。

小時候,我們看到班上最會念書的同學特別眼紅,因為老師總是把所有演講、美術、作文等比賽的資格給了他們。這些人長大後大多在各行各業中出盡風頭,其中更有一批人來了美國接著念書,念到“屁挨著地(Ph. D.)後就留了下來教別人念書,張典顯教授就是其中的一個。

縱使30年後的今天,從張典顯的臉上仍可依稀看到他小學時聰明俊秀的影子。出身學術世家的他,父親及叔伯在台灣學術界都頗有些名氣,但他仍有著極其親切的笑容,看不出一點架子。台大植物系畢業,曾是加州理工的高材生,現任俄亥俄州州立大學分子生物學教授的張典顯,今年剛好是他的「安息年」(sabbatical year),與妻子從俄亥俄州飛到加州來享受加州的陽光。

什麼是安息年?

所謂「安息年」,是大學教授在每工作6年之後,第七年能夠不用教課而去休息、旅遊或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而在這年中仍舊能夠支領薪水。

哇塞!安息年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這麼好!難道在美國當教授這麼輕鬆嗎?

雖然當教授當了20年,張典顯一提起剛開始的頭五年,想到當年自己那副“菜鳥的樣子,還是不禁搖頭感歎道:「壓力實在很大!」那時他每天早上八點半人已經在實驗室,往往到了晚上11點還無法回家。就這樣週而復始,沒有禮拜天,沒有假日的熬了5年,就是為了爭取到終身教授(tenure)的職位。這期間教授的離婚率最高,許多“菜鳥的配偶不能理解先生的壓力及工作狂熱,紛紛下堂求去。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