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丁一Cheers雜誌第157期 2013-10-01 圖片來源:丁一提供
一張美麗、動人的照片,常常是在天時、地利、人和所有因緣具足下,才能構成。 我們的人生,是否也是如此?

6點快3刻了,高掛於深靛藍上空的幾顆星宇還不肯閤上眼睛,天際線尚未翻開魚肚白。

我畏畏縮縮,像極了一個盜墓的小偷,摸黑循著失焦的石板小道,疾疾逼近海岸邊的長形祭壇。稍待視覺適應了周遭的昏暗,才隱約摸索出眼前的景象。一尊尊龐然碩大的摩艾石像(Moai),約7至10公尺高,藏匿在黝黑的地平線,尚未甦醒過來,空闃無人的冷瑟空間裡滲透幾分詭譎氛圍。

這已經是我兩天來三顧復活節島的Ahu Tongariki。從智利的聖地牙哥花6小時飛抵此地後的首要任務,就是拍照。這個被外人號稱為「地球的肚臍」的太平洋小島,住著不到一萬名聽說是帶有玻里尼西亞血統的原住民。

明信片上的美景,並非天天上演

6月的復活節島還籠罩著雨季的陰霾,霪雨綿延,晨昏尤甚。前兩趟來都鎩羽而歸,灰濛濛的天地委實未能凸顯出照片中的景深。

流言有曰:印象派大師莫內的作畫心情,常會隨著天氣好壞而起落不定。此時之我,神色沉重,目不轉睛凝視著淡墨的天穹,雖不至於氣急敗壞,但任務未遂也會是滿沮喪與掃興的一件事。

四處探尋,企圖找到一些可以聊以自慰的景觀,貪婪的雙眼牢牢盯住石像不放。良久,眼前驟然明亮起來,看見光了!旭陽從海面上冉冉浮升,一束束金黃如寶劍般刺破黑幕,從東邊的海角緩慢又有節奏地散布開來。

15尊摩艾石像不偏不倚背對著金黃曦光,有些筆直,有些傾頹,只剩下深邃的剪影祕境,煞是奇觀。陽光隨著時間更換角度,不消一刻,爬滿整尊巨大石像。

按下快門之際,思緒輾轉間,回想起島國千里達出生的印度裔作家奈波爾(V. S. Naipaul)的那本名著《抵達之謎》。書一開頭就用了幾十頁篇幅,詳細描繪作者初到英國田園的靜居生活,心境瑩澄開曠,字裡行間隱隱透露出對鄉間峽谷的摯愛。

相對下,我沒有如此奢侈版面可以大事敘述,只是隱約自覺,在適當的時機抵達一個景點,確實有天淵之別。比起早前那兩回慘敗體驗,這回算我走運,遇上了明信片裡頭的風景。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