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葉彥君Cheers雜誌第157期 2013-10-01 圖片來源:Brené Brown、馬可孛羅文化提供
很多時候,人們待在舒適圈裡、不敢伸手抓住夢想,其實是潛意識裡覺得自己「不夠好、不值得好事降臨」。 研究人性的脆弱、自卑與勇氣長達12年,並出版《脆弱的力量》的美國休士頓大學社工研究院研究教授布芮尼.布朗(Bren. Brown),暢談為何改變面對內心脆弱的態度,就能擺脫猶豫不決,並分享親身體會。

想到要去做一件困難或不曾做過的事,每個人都會有害怕的情緒。要是嘗試踏出一小步後,接下來卻是倒退三步,更容易讓人懷疑是否真能達陣。

如何面對這些內心的脆弱,用正面態度處之,轉化為繼續前行的動力,往往才是真正決定最終成敗的關鍵。

今年拿下奧斯卡最佳導演的李安,就是最好的例子。5月他回台時,在一場座談會上,談起早年從紐約大學電影製作研究所畢業後曾失業6年,坦然表示,自己經過很多失敗,脆弱是他的本質,「要說我的成功是從脆弱開始,不如說我很勇敢面對我的脆弱,不在乎把它拿出來。」

脆弱,是創造力和情感的核心

關於脆弱對成就與幸福的影響,休士頓大學社工研究院研究教授布芮尼.布朗(Bren. Brown)的研究成果近年深受矚目。2010年,布朗登上休士頓的TED×Houston論壇,分享10多年來她大量訪談個案,深入研究人類的脆弱、自卑、價值感與勇氣後的結論。

她發現:脆弱是人的本質,也是所有創造力和情感的核心,而讓脆弱的部份被看見,真誠迎向自己害怕的痛處,能提升個人在人際、情感、職場和教養的能量。

布朗提出的概念透過網路影片無遠弗屆地傳開,目前在TED網站點閱數已超過1,100萬人次,著作《不完美的禮物》、《脆弱的力量》等也都登上各大暢銷書榜。

為了探索如何從人皆有之的脆弱中,找出行動的力量,《Cheers》雜誌獨家專訪布朗,並得到一個簡單卻重要的結論:其實,你只需要告訴自己一句:「我夠好了,可以做了!」

「坦然面對脆弱」和「行動能夠達陣」的關聯性是什麼?

我認為行動,也就是我在書中提到的「放膽去做」(daring greatly),本質是「展示自我」與「被別人看見」。而這麼做的勇氣,來自於擁抱自己的脆弱。我給脆弱的定義是「不確定、沒把握又冒險」的感覺。例如,想公開我們的藝術創作、寫作、攝影或想法,但不確定會不會有人接納或欣賞。

首先應該釐清,讓我們不敢走上競技場的理由是什麼。我們在害怕什麼?接著,我們必須察覺,是否正在使用盾牌掩飾我們的脆弱,例如,不斷告訴自己「我還不夠好」、「事情不會如想像中順利」,或是透過菸酒及暴飲暴食來麻痹自己,抵制因脆弱而生的焦慮感。

這些防衛盾牌都有卸下之道,也是通往競技場的入口。如果我們想重新找回生活中的必要情感、重新點燃熱情和使命感,就必須學習感受脆弱中所衍生的情感。

我最喜歡的故事之一,是有關一位印度人英格瓦里(Myshkin Ingawale)如何設法解決印度鄉下嬰兒經常胎死腹中的問題。他為此而希望研發出一套能有效檢測孕婦是否貧血的設備。

我在2012年TED大會上聽他的演講,當他講出自己的上述願望與行動,當場獲得所有人的掌聲,可是,緊接著他卻說:「但是我失敗了。」你可以很快感覺到,全場氣氛凝結了。不過,英格瓦里只是微笑繼續說:「我試了32次,全都失敗了,總算在第33次成功了,現在胎兒在母體的死亡機率已減少了50%。」

妳觀察到那些勇於採取行動的人,有何共通特質?

我將那些最容易擺脫自卑、對自己充滿信心的人,稱為「全心投入的人」(the Wholehearted)。以下10個指標,是他們的生活方式:

1. 培養真實自我:別管別人怎麼想。

2. 培養自我包容:放棄完美主義。

3. 培養韌性:擺脫麻痺和無力感。

4. 培養感恩和喜樂:不再覺得自己少了什麼,不再恐懼黑暗。

5. 培養直覺,相信信念:不要事事都要追根究柢。

6. 培養創意:別再跟別人比較。

7. 適時玩樂與休息:精疲力竭不是地位象徵,生產力也不代表自我價值。

8. 培養平靜安寧:棄絕焦慮的生活形態。

9. 培養有意義的工作:別再自我懷疑,沒有什麼是「非做不可」。

10. 培養唱歌、跳舞和歡笑:別裝酷,過度矜持。

這些全心投入的人們,每天一早醒來想的是:「無論做了多少、有多少還沒做,我都已經『夠好了』。」晚上睡前則說:「沒錯,我並不完美也很脆弱,有時也擔心這、害怕那。但這不影響我同時也是個勇敢、值得擁有愛與歸屬感的人的事實。」

這些人是天生就有上述能力嗎?

他們並不是天生就這樣想,而是做出「選擇」。他們選擇練習展現自己真實的一面,而要擺脫自卑,就要接受自己的脆弱,並卸下那些我們從小就學會用來掩飾脆弱的盾牌。

其中一個防衛盾牌,就是「完美主義」。多年來,我一再聽到一個清楚的訊息:「當我培養了脆弱的力量、接受自己的不完美,還有自我包容的勇氣後,也找到了生命中最寶貴的東西。」

我發現完美主義的本質不是自我精進,而是想獲得「認可」。完美主義者大多在成長過程中,因為表現好而受到讚揚,養成了一種危險又有害的想法:「我的成就與優秀程度代表我這個人的好壞,所以我需要迎合、表現、完美。」正確的努力是把焦點放在自己身上:我要如何進步?如何讓自己更好?完美主義卻是把焦點放在別人身上:大家會怎麼想?完美主義是一種汲汲營營的狀態。

事實上,研究顯示,完美主義有礙成就,且和憂鬱、焦慮、成癮、生活麻木或錯失契機有關。害怕失敗、犯錯、達不到預期、受到批評,會讓我們遠離良性競爭與努力奮鬥的競技場。

擺脫完美主義的做法是什麼?

必須從「擔心大家怎麼想」轉為「我已經夠好了」。此外,我們必須記得,當我們攬起全局,活在自己的情節裡,才可能產生自我價值,而非站在外頭觀望,否認自己的脆弱與不完美。

我從訪談過的人當中,得到許多激勵人心的做法,例如著有《過得還不錯的一年》(The Happiness Project)的暢銷作家葛瑞琴.魯賓(Gretchen Rubin),她因應完美主義心態的方式是:

「我提醒自己:『別讓完美阻礙你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做得到步行20分鐘,總比想跑4英里但跑不到要好;出版一本不完美的書,總比讓電腦裡的『完美』檔案永無問世之日要好;叫中式外燴來開派對,總比一場我永遠沒時間主持的優雅晚宴要好。」

關於勇於開始行動,妳自己最深刻的經驗是什麼?

美國前總統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1910年在法國巴黎索邦大學有一場名留青史的演講,我在讀到以下與「放膽去做」有關的片段時,有很大的啟發與感觸:「榮耀不屬於批評的人,也不屬於那些指責落難勇士,或挑剔別人哪裡該做得更好的人。榮耀是屬於站在競技場上的勇者,屬於臉上沾滿塵土與血汗而英勇奮戰的人。他有時會犯錯,甚至一錯再錯,畢竟錯誤與缺失在所難免。但他知道要奮戰不懈,滿腔熱血,全力以赴,投身崇高志業。他知道最好的結果是功成名就,即使不幸落敗,至少他放膽去做了......。」

我發現這段話跟我過去十幾年來研究脆弱的結論是一樣的。脆弱的力量與勝負無關,而是積極投入,然後全力以赴。這就是我想成為的人:站在競技場上,即便我同時勇敢又害怕。

過去,我桌上放著一個紙鎮,上面寫道:「如果你知道不會失敗的話,你會怎麼做?」(What would you attempt to do if you knew you could not fail?)但寫完《脆弱的力量》後,我把這個問題移除腦中,改問自己:「什麼是就算會失敗,也值得一試的事情?」(What is worth doing even if you fail?)

最後,請妳給心中有夢、卻還在掙扎要不要行動的台灣讀者一點建議:

當我回頭看「放膽去做」之於我的意義時,我領悟到,最令人感到不舒服、危險與容易內傷的事,就是:什麼都不做,只是站在一旁看著自己的人生,想著「如果我做了什麼事,現在會是如何?」

只要願意走上前「展示自己」,就能改變;一次又一次,都會使我們更勇敢。

雜誌介紹

關鍵字: 脆弱的力量 害怕 TED 本質 自我探索 人格特質 自我包容 完美主義 勇敢行動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