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藍麗娟Cheers雜誌第22期 2002-07-01 圖片來源:王竹君
以男性為主的台幹到大陸工作,就像雄鳥覓食遠方,癡癡守在「空巢」的,是雌鳥與雛鳥。

夜。

房裡,兩個兒子不再哭著找爸爸,剛進入夢鄉,均勻的呼吸聲,伴著時鐘噠噠。

蕭台瑛獨自坐在客廳,結婚照裡,兩人幸福的笑容依舊,但是,依賴、朝夕相處十幾年的先生,卻遠赴大陸闖事業。想著自己一手打理全部事務的艱辛,想到先生在身邊的日子,「如果有你在多好,」蕭台瑛想著想著,思念與委屈如海嘯般襲來,淚,流了下來。

守著空巢的台灣女性

每天晚上,台灣有無數的女性,守著「空巢」度過漫漫無眠夜。

跟10幾年前不同的是,這一波西進打拼的不只是創業家與高階經理人,還包括中階主管與基層員工。原本,空巢期指的是小孩長大、羽翼豐滿了,飛出溫暖的巢,尋找自己的天空,父母原以小孩為主的生活重心,被迫轉移。

現在,數十萬台籍幹部常駐、出差大陸,改寫了「空巢期」的定義:以男性為主的台幹到大陸工作,就像雄鳥覓食遠方,癡癡守在「空巢」的,是雌鳥與雛鳥。於是,太太帶著小孩,守著家,身兼父母職、養家、挑起照顧年老公婆的重擔。

這就是提前降臨於台灣女性的「空巢期」。

「空巢期」突如其來,最難適應的,是向來依賴先生、以家庭為生活重心的女性。35歲的溫儷芳就是如此。

「結婚前我從來沒想過會這樣,」一邊講話一邊轉頭叫大女兒把電視聲音轉小的溫儷芳說。9年前,她嫁給在台南的紡織廠工作的先生;沒想到,去年9月,先生突然就被調到上海工作,兩個月回台灣一次。

「我不會阻止他,他去外面看看,對升遷會有幫助,」婚後就辭掉工作,在家帶小孩的她說。

然而,扮演成功男人背後的女人,煎熬何其大。

為了小孩的教育,她選擇留在台南。每天早上,她牽著5歲的小女兒,抱著3歲兒子,送8歲的女兒上小學。中午,原班人馬又走一趟學校,再為大女兒送便當。半夜,她常常驚醒,起床安撫小孩、換尿片、蓋被子。小孩發燒,她不能只是焦急,要自己抱著小孩去看病。

「什麼都要自己一個人,真的是重新來過,」向來習慣先生在身邊的溫儷芳說。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