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蘇岱崙Cheers雜誌第16期 2002-01-01 圖片來源:
來自德國的愛莉絲•史瓦澤(Alice Schwarzer)是新聞記者、文化評論家及女性主義作家。她參與女性主義運動已經有30年,也曾經訪問過法國的女性意識啟蒙者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

史瓦澤在德國幾乎是家喻戶曉的人物。她的文筆鮮明勇敢,追求婦女解放、反對色情。1975年她出版了《小差異大影響》一書,探討性愛話題,在德國引起兩極化的反應。史瓦澤在台灣出版的作品有《女性的屈辱與勳章》與《大性別》。

她也是德國女性自覺雜誌《艾瑪》(EMMA)的編輯兼發行人。《艾瑪》是一本獨立發行的雜誌,創辦於1977年,目前有10萬份發行量。

「《艾瑪》不是寫給女性主義者看的,而是一本寫給從家庭主婦到學校女教授都能看的雜誌,」史瓦澤解釋。

而早期,「艾瑪」在德國也幾乎是狂野、有創造力、有活力女孩的同義詞。二十多年過去,《艾瑪》的社會意義也有些改變。

「現在,如果有女性到書報攤買一本《艾瑪》雜誌,常會被人問道:『你需要這樣的雜誌嗎?』這樣的場景雖然是很累人的,但有時候也可以說是一種誇讚,」史瓦澤認為。

年近60歲的她,在女性主義的道路上已經走了30年,但是夢想從不褪色。她肯定這30年來男性與女性的進步,對於性別問題,也有更圓融的見解與期待。

在台北暖冬的午後,史瓦澤接受《CHEERS》雜誌專訪。她談到不同社會在邁向兩性平等過程中所遭遇的共同問題,特別是在工作領域。她也期待女性作為一個「完整的人」,就像男性一樣。

Q隨著社會越來越進步,越來越多女性進入專業領域,或擔任女性主管,在過去並沒有這麼多女性進入這些領域情況下,這些女性面臨了哪些挑戰?

這是一個很巨大的突破,不論是在德國或是台灣,或在全世界。過去是男性為主導、男性為中心,現在女性突然跳到中心來,但一切都顯得很陌生,不知如何自處,不論是對內或對外。

在我們身上,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媽媽、祖母那裡繼承的女性內在,但是在外在,又被期待有和男人相同的成就。不僅外在要和男人做得一樣好,自己女人的部份也必須做得很好,這對女性來說是很大的負擔。這種負擔會使我們分裂,讓女人不曉得該怎麼辦,必須要有雙重、甚至多重的成就。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