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邱瑞金Cheers雜誌第16期 2002-01-01 圖片來源:
一陣凜冽的寒風,穿過沙洲邊幾棵靜默的木麻黃之後,突然朝著原本平靜冰冷的水面,惡狠狠的吹拂;一群遠道而來,在此稍作休憩覓食的高蹺行鳥,被這突如其來的冷風,驚嚇的迅速振翅飛逃。

或許就是因為從小就在陽明山長大吧,已經想不起來到底是從何開始與大自然結下這不解之緣,只記得小時常常在天還沒亮的時候,還沒睡飽的我,就已被屋外一大群喋喋不休的鳥叫聲吵醒,現在回頭想想,家裡有這麼一個大自然的鬧鐘,還算是一種不可多得的幸福呢!

退伍之後,開始喜歡爬山,並順便拍些山岳風景的照片,在許多次跑到台灣中高海拔的山區拍攝自然風景照片時,在定位好的小小觀景窗中,總會被一些不經意闖入、色彩鮮明亮麗、形貌奇特的小鳥,分散了我原本專注的注意力,待我用望遠鏡觀察時,竟被這些身型嬌小,但是外形美麗的飛羽精靈們,深深的吸引著迷。從那時開始,我便將我的照相機鏡頭,從原來的自然風景轉向為各式各樣美麗嬌小、可愛動人的鳥類。於是,為了能補捉這些以前從未仔細觀察的「鳥朋友」,我也開始過著上山下海、餐風露宿「逐鳥而居」的拍攝生涯。

雖然鳥類的拍攝工作須要經常勞途奔走,而且背負著沉重的攝影器材,常常蹲在野地等待鳥兒們的出現,一蹲就是一整天,還有可能「槓龜」空手而返;但是當我苦等了許久,我所期待的「美鳥兒」意外的出現在我的觀景窗時,那時只有機警用力地按下相機快門,聽著那連續美妙的「喀嚓」聲,用來彌補那枯等發呆時的孤單與寂寞。

有一次,在一個寒冷的聖誕節假期,那時正好在合歡山拍照,當時只覺得天氣異常寒冷,誰都沒想到好端端的突然會下起雪來,在我在仔細觀察在高山圓柏枝椏上的金翼白眉,與附近樹稍邊的酒紅朱雀時,白白的雪花竟然綿綿不絕的從天而降,連鳥兒們也覺得興奮異常,竟從樹稍枝椏上飛到離我極近的地方,於是趕緊把握這不可多得的機會,用我快被凍僵的手指頭,「喀嚓」、「喀嚓」,按下不知多少張的底片!當時拍照的興奮與快感,現在想起來還真的叫我難以忘懷呢!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