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徐重仁Cheers雜誌第158期 2013-11-01 圖片來源:徐重仁提供
我曾帶著部屬和很多國外企業合作過,日本、美國、英國都有。有些企業我們合作得非常成功,有些卻以失敗收場。我常在想,明明這麼好的一間公司,為什麼know-how不能移轉得非常完整?為什麼本地的員工就是無法和外國人融合?後來我得出一個結論:語言是最大的問題。

當外語不好時,和外國人溝通一定要靠翻譯,但這除了浪費時間外,還會讓對話無法連貫,彼此出現隔閡。而且,你會刻意避開這種場合,心裡「畏畏」(台語:怕怕的),想著「我最好不要跟他講話」,因此少掉很多和別人接觸的機會。

用對方的語言溝通,更能拉近彼此距離

事實上,我跟很多日本公司合作能夠成功,主要就是因為語言溝通沒有障礙。你了解對方的文化、習性,就很容易理解他們的想法與做法。

我的日文程度算好,大概跟說母語的人差不多。這都是苦讀的結果,我學習日文的過程是很辛苦的。

當年我一上大學就決定要去日本留學,因此大一就選修日文課,程度比大三才選修的同學要來得好。但是,到了日本,卻接二連三地碰到挫敗。

入學考試時,學校播一段NHK電視台的新聞報導給我們看,然後要我們寫下摘要。日本主播講話很快,我幾乎聽不懂他在講什麼。

此外,我在居酒屋打工時,除了在內場洗碗盤、溫酒外,還要到外場接待客人,每天都要用日文。有一次,我幫客人點菜,他點到一半,說了一句「...」(廁所),我聽不懂,以為是他要點的菜,就認真地記在紙上,結果鬧了大笑話。

幾次經驗下來,我內心受到很大的衝擊。我發現,課堂上所學與實際生活要用的日文,有很大的差距。為了生存,我下定決心把日文學好。

我將NHK的電視與廣播新聞錄下來,一個字一個字的聽,然後把它寫出來。聽一遍不懂,就再聽第二遍、第三遍,直到聽懂為止。

此外,我也看報紙。雖然日文很多漢字,但我根本不會念。於是,不懂的字就查字典,一個字一個字的查,再把它寫下來。我在這上頭花了很多精神和力氣,簡單來講,就是「苦讀」。

慢慢地,我的日文就很流暢了,聽說讀寫都沒問題,也逐漸了解日本的風土民情、生活習慣,覺得跟他們滿接近的,工作、生活上沒什麼障礙。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