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洪士峰Cheers雜誌第11期 2001-08-01 圖片來源:邱瑞金
這群接近權力核心的年輕人,有的野心勃勃、有的只是暫時棲身,雖然從來不是鎂光燈的焦點,但往往是立法委員背後最重要的操盤手,甚至是明日的政治新星。

7月12日教育部大禮堂內正舉行一場有關國小英語師資的記者會,經由「澄社」評鑑立法院問政第一名的立法委員李慶安也出席這個會議。會議前十分鐘,李慶安的助理張永豪一直在她身旁咬耳根子,不斷提醒她稍後質詢應該注意的資料。記者會上李慶安依舊犀利的質詢,張永豪則不斷穿梭會場,與台下的記者、教育部人員打招呼。61年次的他還未滿30歲。

還有哪個行業像國會助理一樣,能讓二十幾歲的年輕人這麼容易接近權力核心?雖然國會助理從來不是鎂光燈的焦點,但卻是立法委員背後最重要的操盤手,也可能是明日的政治明星。

現任總統陳水扁也曾擔任過國會助理,然後才成為一位出色的立法委員。

「阿扁總統擔任立委時常說,真正問政不是他,他只是出張嘴巴,因為助理已經整理好他要的法案,助理就像他的金腦袋,」曾經是陳水扁最得力助理,年底也準備參選立委的羅文嘉表示。

「原本是平凡的年輕人,擔任國會助理後卻能影響國家政策,」立法委員趙永清國會辦公室法案助理時蓓蓓表示雖然自己是平凡的年輕人,卻能做不平凡的事。

但是國會助理也沒有想像中那樣光鮮亮麗。「我不願意在身份證背面職業欄登記為國會助理,因為它有原罪,」擔任國會助理長達12年,目前是賴士葆立委國會辦公室主任的鍾日紅感慨的表示。他指出,因為國會助理常給人只是小弟的感覺,而且流動性高,委員下台自己也會跟著失業。

職業的跳板

國會助理從來不是一份穩定的工作。

「因為國會助理這行業不確定性大,大多數的人把這行業視為跳板,」鍾日紅表示。有的為從政做準備,有的為準備各種國家考試或準備出國留學,所以把它視為過渡的職業。

以每位立法委員每月獲得30萬元聘任助理的補助,最高可聘任10位公費助理計算,立法院每會期至少要準備2,250張國會助理證。但立法院內究竟有多少位國會助理,連「立法院國會助理工會」本身也很難得到精確的數目。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