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麥立心Cheers雜誌第11期 2001-09-01 圖片來源:邱瑞金
他用一天的時間磨利一把刀;用兩天,挖出曲線優雅的F孔;用十幾天,雕刻琴頭的螺旋型裝飾線;用一個月,每天上一層漆;用五年,等待進口木材適應氣侯,再開始切割琴身。 金錢和時間,對他來講,不是目的,只是在追求完美的過程中,必須消耗的工具。

遍地陽光的蔗田旁,路上無車,行人慢步。時間,好像逗留在台南市郊的東成街。

鍾岱廷的「天上有提琴」工作坊,就在這單純而寧靜的地方。它是巷子裡一棟透天厝的頂樓,外面用小篆提著「天上有」三個大字,引人遐 想它的仙樂飄飄。

不過,鍾岱廷做的事的確是台灣少有。

在台灣,會手工製作和維修小提琴的約七、八人,會製作小提琴弓的只有二到三人,今年33歲、畢業於美國Chimneys製琴學校的鍾岱廷,是其中最年輕的一位。

大學之大在於包容

11年前,剛從逢甲大學材料工程系畢業的鍾岱廷,遇上積體電路公司的興盛期,他的同班同學幾乎都順勢搭上熱潮,在台積電、旺宏、華邦等公司上班,擁有一般人羨慕的高薪工作。

「從沒想過要做沒興趣的工作,而且同學們早就習慣我這麼奇怪了,」他熟練地回答,像是經常被問到這個問題。

打從大二開始學習製作小提琴,他對學校的功課就沒認真過。同學們早就習慣教室後排有木屑飛揚,因為鍾岱廷上課時總躲在那兒,偷偷地練習刻小提琴的琴頭。

鍾岱廷的大學好友蔡怡昌說,「每次進去他的宿舍,到處都是木屑,根本找不到地方坐!」不過,浪漫的鍾岱廷總對同學們尷尬的表情視而不見,仍請大家坐下喝咖啡,再滔滔不絕地講小提琴的種種。

聊起鍾岱廷的怪事,蔡怡昌還有一籮筐。他說,鍾岱廷做事非常講究精準度,連喝酒都會準確地報出酒精濃度。

「他非常積極,根本是個狂人,」蔡怡昌說,有次帶鍾岱廷回家,鍾岱廷跟蔡爸爸聊天時,竟然還把隨身攜帶的筆記本拿出來抄,「他認為記下一句對自己有用的話,就值得一輩子了!」

迷戀小提琴之外,大學時的他也喜歡自己組裝自行車,參加比賽,得過大大小小的獎盃。大四時,當其他同學為研究所埋首苦讀時,他卻經常蹺課,只為了享受迎風疾駛的無拘奔放。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