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莫乃健Cheers雜誌 2001-09-01 圖片來源:王竹君
你是否總是帶著兩張不同的面具?工作時鬥志高昂,下班後卻情緒陡降、無緣由的憂鬱?在追求成就時,也要找到壓力與情緒的出口,千萬別讓自己迷失在憂鬱的黑森林裡。

為了克服憂鬱症,他四處遍訪名醫,不瞭解憂鬱症的家人更是帶著他去收驚無數次,病況緊急時進療養院好幾次,在生不如死的折磨下,楊姓工程師更是自殺超過十次。

最後他靠著地方議員的關說,終於調職到比較輕鬆的單位,而病情也快速地恢復。

「雖然薪水與位階比以前低,但是至少病好了,工作也愉快多了,」楊姓工程師慶幸地表示。

不知如何坦白自己的病情,是憂鬱症病友在尋求同事工作支援與工作調整前的最大障礙。

陳國華表示許多行業對於憂鬱症工作者通常有比較負面的看法,例如學校老師,因此必須要先觀察公司對憂鬱症的態度。而除非是關係非常好的同事可以直接坦白自己的病情,否則最好的講法是:「最近覺得工作壓力很大,身體常常不舒服。」

找一個同伴,支持你回到常軌

不論是門診、心理治療或團體治療,在生活中都只是一小部份支持。憂鬱症患者更需要家人、朋友與同事的支持。

在《向憂鬱說拜拜》一書中,對於憂鬱症患者的第一個建議是:找一個同伴支持你走回正常的路。

如果想成為身邊憂鬱症患者的心靈夥伴,需要的是耐心與同理心。

陳國華表示,憂鬱症患者的朋友最忌諱說類似:「你想開一點就沒事了,」或是「你的問題根本沒什麼,你只是想不開」。這些話只會讓憂鬱症患者覺得痛苦不被瞭解,縮回求助的雙手。

憂鬱症患者常常掙扎在有時想獨處,有時又渴望有人陪伴的矛盾中。他們需要的正是願意傾聽、瞭解他的狀況,又懂得沉默不輕易下判斷的夥伴。

目前在大陸擔任資訊經理的趙先生,他的妻子是台灣一家廣告公司高階主管,每當病發時就到處找朋友送她去看急診,為此趙先生常常必須回台灣。

以往趙先生在妻子發病時總會建議想開一些,趙太太大哭著說:「你又沒得過憂鬱症,怎麼會知道我的痛苦。」甚至趙太太吵著要獨處,趙先生才走出門,趙太太就開始在屋內快速踱步,用頭撞牆。

為此趙先生看了許多有關於憂鬱症的書,並且與趙太太的醫生討論該如何些協助愛妻。

「憂鬱症患者常像是迷路在黑暗的森林裡,即使給他地圖與指南針,也沒有用,」趙先生終於學會如何與妻子相處,他告訴她:「我知道你走不出來很痛苦,但是我會安靜地陪著你走,走一步算一步,總會有一天走出來的。」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