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蘇岱崙Cheers雜誌第9期 2001-06-01 圖片來源:黃惠玲提供
走過充滿風沙、艱辛的2萬7千公里中亞絲路,兩位女子在卸下背包後,發現更艱鉅的挑戰在等著她們。 她們該如何找到人生下一個車站,繼續往前奔馳?

杜蘊慈考大學時,照著排名填上了非自己興趣的資訊管理系,不過自己始終不覺得真心喜愛這個科系。大學時一直想轉系,後來更發現自己的真正的興趣在於文史。由於對資訊管理實在沒興趣,畢業後便在外銷業務及行銷部門工作了六年。工作認真、表現也不錯的杜蘊慈卻認為,自己在這一行始終沒有「如魚得水」的感覺。

黃惠玲則是杜蘊慈25歲「發願」去旅行時結遇的同事。從外表開朗的黃惠玲身上,很難想像她有一段辛苦的求學經驗。在南投出生的黃惠玲因為高中沒有考上第一志願,一氣之下決定重考;第二年考上台中女中,但是因為過於活躍於課外活動,幾乎畢不了業只好轉學。到考大學時,想考體育系但不會游泳的黃惠玲,只好硬著頭皮練舞蹈,沒想到術科科目一公布,不考舞蹈必考游泳,又注定她大學必須重考的命運;到大考前兩天,家中突然發生事情,影響黃惠玲的應考心情,於是她包袱款款,北上到姊夫開的鋼鐵公司做會計小妹。

「如果可以重新來過,我不會浪費那麼多時間在重考上,」黃惠玲說。她認為自己和杜蘊慈求學的過程中有一點類似,就是太在意學校外在的排名,以至於浪費太多時間。

她也承認,青少年時不順遂的求學經驗,對自己往後人生影響很大,每當工作遇到不順利,她總是咬著牙撐過去,不斷告訴自己「念書不行,總不能連工作都做不好」。

黃惠玲後來半工半讀拿到台北工專學位。十年來,待過的行業包括鋼鐵、成衣及電子業,也在企管顧問公司擔任過管理師。雖然她工作得很辛苦、認真,甚至勤於自費學習,有時還忙到連飯都忘了吃,但太多次,老闆不合理的要求,加上職場上的人事鬥爭、性別歧視等,使得黃惠玲換工作的頻率愈來愈高。一向吃苦耐勞的她才發現自己愈來愈無法忍受這樣的工作環境,「在工作裡獲得的滿足感實在是極微小,」黃惠玲頗有感觸。

對黃惠玲而言,去旅行是一個對自己下戰書的決定,想藉此發掘自己還不了解的潛能與缺點。

接軌是回來後最大挑戰

旅行回來後,工作還沒銜接上,倒是接上出發前對人生未來的猶豫。

「讀者從書中得知我們旅行的矛盾掙扎,卻不知最大的挑戰在歸來以後,」杜蘊慈說。「很焦慮、很痛苦,」黃惠玲則為回來以後那段摸索的日子下了註解。回去做原本就猶豫的工作路途,不甘心;但是面對家人及自己的壓力,自認年紀都已不小的兩人,還有多少時間蹉跎、猶豫?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