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蘇岱崙Cheers雜誌第9期 2001-06-01 圖片來源:黃惠玲提供
走過充滿風沙、艱辛的2萬7千公里中亞絲路,兩位女子在卸下背包後,發現更艱鉅的挑戰在等著她們。 她們該如何找到人生下一個車站,繼續往前奔馳?

59年次的杜蘊慈,大學念的是資管系;57年次的黃惠玲,在台北工專念書時主修工業工程與管理。30歲左右的兩人,曾經和很多人一樣,是個勤勤懇懇、平凡的上班族。

不過平凡的兩人卻做了一件不平凡的事:他們辭去安定的工作,不顧家人的反對,挑起二十多公斤重的背包,走一趟常人難以經驗的旅程。一路上,她們穿越戈壁、蒙古高原、俄羅斯與貝加爾湖,爬上比玉山還高、海拔4,100公尺的哈薩克天山,最後往中亞、新疆折回。

回國後,她們出版了《地圖上的藍眼睛》一書,記錄了兩人1998年6月到11月,長達五個多月的中亞絲路之旅。這本厚達368頁的書,去年8月出版後在旅遊書氾濫的台灣書市,竟也有萬餘本的銷售。

翻開這本由杜蘊慈執筆、黃惠玲攝影的書,讀到的是扣人心弦、令人心神嚮往的旅行經歷,但讀者或許不知道,寫書的期間,其實也是兩人摸索未來道路的焦慮、痛苦期。

對她們來說,旅行,是完成夢想、試煉自己、發掘自己還不瞭解的潛能。不過,走過艱辛路程的她們承認,真正最困難的部分,是旅行結束後的「接軌」。

兩人在旅行中各花了1萬美元,辭職去旅行的她們,回來後,經濟問題現實地壓在兩人肩頭,比旅行背包還要沈。雖然在旅行前就清楚知道,這趟,並不是永遠脫序地「出走」,回來以後,也仍要回歸體制。已經超過30歲的兩人,不想再浪擲光陰。只是,原本那條出去前就覺得「放棄了也不可惜」的軌道,回來以後還要繼續嗎?

兩人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思考這個問題,當中也有迫於生計,回頭從事本行。不過在無心插柳下,她們終於發現自己的興趣,也決定兩人未來要走的路。一向努力工作、認真生活的她們,現在正全心投入6月中在南投開設的兒童美語補習班。

原本僅是平凡上班族的她們,變成勇於面對旅途困難的旅行實踐者,究竟是如何找到人生的下一個車站,鼓起勇氣持續往未知的旅途上奔馳?

去不去旅行都是恐懼

故事該從旅行前的動機與掙扎說起。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