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蕭蔓Cheers雜誌第9期 2001-06-01 圖片來源:杜志剛
引子:陳水扁:「21世紀是低經濟成長率、高失業率的世紀。」(Muzi.com 木子網:夜光新聞)

80年代,我在法國念書,領教過「失業」的詭譎。法文的失業是chômage、乳酪是 fromage,一音之差,出現時的氛圍卻十萬八千里。

fromage上桌,多半已到大餐的尾聲,愛吃又能吃的法國人,仍是面露喜色,磨擦掌心,各式乳酪切上一小塊,吃得嘖嘖有味。可是chômage上場,一個個變得垂頭喪氣,「連愛也不做了,」法國朋友說失業讓人性冷感,雖然沒有官方統計,飯桌上酒後吐真言,多少夫妻都坦承因一方失業而床第疏冷。

21世紀初,我又在台灣見識到「失業」成為新聞頭版頭條,這個雨傘、網球拍、聖誕燈串拿下無數世界第一的奇蹟小島,曾經傲然「開開計程車、擺擺地攤」都能混口飯吃,竟然也鬧起文明病,連鄉下阿嬤都朗朗一口失業經。

20年前,法國也盛傳外籍勞工搶走工作的右派說法,以及法國人根本不肯掃街做低階工作的左派回應。今天,台灣也有了外勞霸佔就業市場的紛擾,我朋友為父親請看護,就因為老人家語言不通,「台傭」硬是一個月要四萬五,菲傭全年無休也不過月薪一萬八。

人力市場吵來吵去,藍領階層總是領先吃憋,不信,你隨口問問專業領域,找不到「人才」仍然是所有老闆們的煩惱。

人生不以上班為目的

法國人對付失業,有兩種基本態度,一是將計就計的領失業金(發放與申請都比台灣乾脆多了),二是能拖就拖,念書的老不畢業,一個博士學位念個十年是家常便飯,我身邊總是有人寫著「中世紀野雉在餐桌上的地位」、「大革命時期喂乳女性的犧牲與奉獻」這類怪題目的論文。

並不認為「人生以上班為目的」,從小就被教育生活中有許多值得追求的目標。理工科吃香,可是文史哲更優雅;商業賺錢,美學卻更迷人,我的法國朋友不少以「藝術家」自居;半年修復一把古劍、每個月教一次日本花道、甚至跑到台灣學布袋戲,四處搭景用歌仔戲腔調表演莎士比亞也其樂融融。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