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藍麗娟Cheers雜誌第4期 2001-01-01 圖片來源:王竹君
什麼是當代台北男性的特質?

在這段王文華生命中最浪漫唯美的時期,他以筆名「湘弦」寫出第一篇「成名作」-「飄落」。描寫建中外面南海路上賣茶葉蛋的老人,老景淒涼之際,感嘆歲月、人生與孤單。這篇文章刊登在建中校刊與台北市高中生必讀的《北市青年》,從此一舉成名。自此,王文華開始擁有一群「小小的讀者群」。

王文華坦承,自己開始寫文章,是因為看著哥哥念建中時,也在校刊上發表文章的啟發,但是,「坦白說,最大的啟發,是因為我想要追女生,」王文華笑著說明當時的動機。

他發現,自己即使沒有在建中、北一女跨校音樂會上彈吉他、唱歌的才能,也可以用文筆來贏得女生的注意。「就是一個男生想寫文章來引起女生注意,結果竟然成功了,」王文華形容一舉成名對他的鼓舞。

堅持非主流

考上台大,掙脫高中時束縛人的外在桎梏。王文華「想要不同,想認識自己」的心態,更加強烈。

1989年,台灣的政治、社會體制鬆動,各種思潮也不斷醞釀。王文華沒有參加校園民主運動,一向喜歡電影的他,投入前衛的實驗劇場「環墟劇場」。

安靜、內向、壓抑的王文華,在實驗劇場表演的時候,就像是找到一個出口,整個人變的很外放、很大膽。其實,「不論表演、寫東西或主持廣播,我都有一種急切想要與人建立關係的渴望。」王文華自剖。

在環墟,王文華跟大家一起用叫喊、肢體衝撞、跟觀眾毫無距離的表演方式,進行「劇場的革命」。

有一次在皇冠小劇場表演,因為太過入戲,王文華撞到舞台的佈景,頭部流血縫了好幾針,第二天還成為民生報藝文版的頭題。「我完全沒有痛的感覺,手往頭上一摸都是血,我還走到第一排,把沾血的手給觀眾看,他們還覺得好逼真。」回顧當時沒有紀律、未經訓練的熱情,引發起這場意外,王文華記憶猶新。

大四,學生運動與民主風潮更加熾烈,王文華從劇場淡出,當選台大學生議會議長。從這段校園的政治觀察,融合他對劇場表演形式的掌握,竟然造就出王文華第一篇奪得聯合文學小說獎的作品「性、政治、強暴案」。

得獎,對王文華是莫大的肯定,「文壇很現實,你寫了那麼久,一直要到得獎,你才真的算被肯定。」王文華說。得獎之後,他出了生平第一本書《寂寞芳心俱樂部》,這本書奠定王文華嘲諷的敘事方式、押韻的行文,風格貫穿到今天的《蛋白質女孩》。

走回主流,認識世界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