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藍麗娟Cheers雜誌第4期 2001-01-01 圖片來源:王竹君
什麼是當代台北男性的特質?

在文壇得到肯定,王文華考上人人稱羨的台大外文研究所,但是他卻放棄就讀。身體裡那種想證明自己不凡的基因,又開始作祟。

「我想看看這個世界上,別的人都在做什麼?」在哥哥的啟發之下,王文華選擇到美國史丹佛大學,轉念他眼中「最有彈性的學科」-企管碩士。

一向那麼前衛、那麼非主流、那麼與世俗不同的他,這回,卻反攻主流,他的目的,不是回歸主流,而是迫不及待地要向世界證明:文藝,不是他唯一的舞台。

他又成功了。

王文華覺得,文壇的人連講話都有一種固定的模式,但是學商的人不一樣,他們很現實、實際、有迥異的生活方式、掌握全球經濟與世界的脈動。在史丹佛大學念企管,瞭解商管、經濟人的思考邏輯與生活模式之後,王文華覺得豁然開朗,像是「重生」。

畢業之後,他到紐約華爾街工作,在全球知名的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負責債券評等。這一次,他成功地進入美國菁英社會,得到主流價值的肯定。然而,王文華心中用創作來發聲,來跟別人建立關係的熱情,卻漸漸加深。

那時候,王文華白天上班,晚上6點鐘趕到紐約市立大學電影系上課。

有課的夜晚,為了不讓同事或上司知道自己蹺班,王文華總是把電腦開著,桌子弄得一團亂,把厚大衣留在衣帽間,一個人穿著單薄的襯衫,在寒冷的冬天裡,疾步走進地下鐵,趕往電影的夢想課堂。「那時候走在路上,會覺得自己幹嘛那麼苦?」王文華回憶當時心中的酸苦。

深沈的孤獨

在紐約,王文華曾經是快樂的,上完電影課,學到電影實務製作的所有環節,也拍了一部短片,覺得很充實。

但是,更多的時候,他感覺到自己深沈的孤獨與脆弱。

有一次,王文華生了一場嚴重的病。一個人躺在紐約的單身公寓,昏沈之中,他想不起自己在紐約有什麼好朋友,可以在他「萬一離開人間」時,能夠幫他照料後續的事。「你是有很多朋友,但是沒有一個可以這樣幫你,」王文華回憶。 結果,他把台灣家人的聯絡方式都抄在一張紙上,生命大事,竟然只能託付給大樓管理員。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