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洪士峰Cheers雜誌第4期 2001-01-01 圖片來源:杜志剛
髮型設計師的一雙巧手,將我們的三千煩惱絲,細心地整理出萬種風情。 熱誠和美感,是入門的基本要求,還要不斷進修、學習。 更重要的是,有一顆體貼顧客的心。

上海紅玫瑰在西門町屹立近50年了,店裡的一切設備器具,看來雖有些歷史,卻相當乾淨衛生。

上海紅玫瑰是目前台灣非常少見的大型傳統男士理髮店,由隨政府撤退來台的上海理髮師父所開設,如今師傅已回大陸定居,店裡的14位師傅便合夥繼續經營店務。

上海紅玫瑰最資深的10號師傅陳廣義,現年62歲,已在店裡服務了42年,許多師傅更是他一手調教出來的。

陳廣義聊起台灣光復後,男士理髮有三大流派:上海派、福州派、台灣派,其中以上海派的名聲最為響亮。因為統治階層都是外省人,他們習慣找上海師傅理髮,上海派便成為一種階級的、身份的象徵,所以他想學習上海派理髮。而福州派以及受日據影響、走日本風格的台灣派,則較為一般民眾接受。

「理髮這一行,夏天吹冷氣、冬天待在屋裡,不用風吹日曬,又有一技之長,賺的錢比當時的公教人員還多。」陳廣義指出自己當初投入這一行的考量,所以17歲時,他毅然簽下了3年4個月的學徒契約。

高品質的服務

陳廣義最初在五條通(今中山北路)的百樂門理髮廳學理髮,蔣經國和兒子們,還有政府官員都經常光顧。接著他服務過博愛路的南京理髮店,以及政大附設的男士理髮店,那時就讀於政大外交系的邵玉銘、蕭萬長、關中,後來都成為陳廣義口中津津樂道的名人顧客。

雖然理髮工作不算辛苦、薪水也不錯,但是回想起當學徒的那一段日子,陳廣義印象很深刻,「上海師傅很兇,身材又高大,矮小的台灣學徒只要做錯事,常常被師傅吊起來打。」可是,後來陳廣義也依循上海師傅的嚴厲態度,來帶領上海紅玫瑰的學徒們。

另一位師傅吳添讚提到難忘的學徒生涯,「學徒一開始都要打雜、掃地、洗毛巾,一年以後才練習搖手,就是擺動手腕,手腕柔軟,幫客人修臉、理髮的力道才會剛好。不然刮傷了客人的臉,有些客人會動手打人的。」

手腕柔軟了,接著才能學洗頭、修臉、上髮捲、吹風、剪髮。辛苦的磨練,讓離鄉背井的學徒們異常想家。「中華路以前有鐵路經過,每次聽到火車開過的聲音,就很想回家。」吳添讚說,學徒偷跑回家後,過不了幾天,都會再乖乖回到店裡,這時也免不了挨師傅一頓打。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