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陳怡伶Cheers雜誌第159期 2013-12-01 圖片來源:金馬執委會、聯合知識庫提供
「無論長短,我只想虔誠拍好每一部電影。」--陳哲藝

在標記著半世紀里程碑的金馬50盛會中,誰是這歷史時刻的最大贏家?沒有人想到,竟然是今年才29歲、來自新加坡的陳哲藝。

他以首部長片作品《爸媽不在家》一口氣拿下最佳劇情片、最佳新導演、最佳原著劇本、最佳女配角4項大獎,擊敗蔡明亮、王家衛這些完全是大師級的前輩。

這個因為在頒獎台上大喜過望,而讓不少台灣觀眾看來顯得有些失態的「小子導演」,在他的團隊眼中,卻是個不折不扣的「魔鬼boss」,榮耀,得來並非僥倖。

陳哲藝對電影的記憶,從4歲第一次進戲院看的《末代皇帝》開始。不過,小時候,他其實更熱中於舞台劇演出,一直到讀書時念英國文學,發現自己討厭的莎士比亞,竟是劇場工作者的必修圭臬後,才跑去念電影。

大三時拍攝第一部短片《G-23》,陳哲藝的老師、新加坡義安理工學院講師馮惠玲當時已對他印象深刻:「他有很強的信念要當上導演,要拍自己的故事;而且,他不只是想跟說而已,他真的做下去。」

果然,初試啼聲即嶄露頭角,2006年,陳哲藝與他的《G-23》參加了坎城影展「世界電影展映」(Tous les cinemas du monde)。3年後,他的另一支短片《阿嬤》在坎城影展的短片競賽中,奪下特別表揚獎。

電影路:不掉頭,不保留

即使在國際上大放異彩,陳哲藝回到家,仍然要面對新加坡相對貧瘠的電影土壤。1960年代前,新加坡曾是亞洲重要的電影製作中心,但隨著這個角色轉移到香港,1970年代後開始沒落,20年間幾乎完全沉寂。

即使1990年代後,新加坡政府有所意識,開始舉辦電影節、成立新加坡電影委員會等透過政策復興,當地也有導演邱金海、梁智強等人崛起,但目前每年仍只有15~20部的產量。

在金融、法律才是主流生涯選項的新加坡,拍電影、搞藝術不但要面臨實質上的收入不穩定,心理上也不受肯定,更得反覆面對「這一行能帶來多少產值?」的質疑。陳哲藝就曾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忍不住自嘲:「拍電影的人都是犯賤。」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