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小樹Cheers雜誌第159期 2013-12-01 圖片來源:得利影視提供
無論是電影、戲劇、音樂、文學......我們都需要「說一個與今日社會脈動結合的好故事」能力,它能傳遞的能量遠遠超乎想像。

如何把商品特色「說」進顧客心裡?2020數位力「故事行銷術:說個好故事,讓行銷事半功倍」帶你解惑!>> 

若整座島民中的上班族,其怨氣得透過一齣外來影集方得以加倍奉還,這環境裡的說故事系統顯然出了點問題。

說與聽故事是對大腦的刺激,經歷的模擬與情感的學習,試著回應世界並對他人產生影響,其重要性,大可追溯到遙遠的《一千零一夜》。說故事也得有點歷史感,然而這技藝並非搬弄典故或販賣舊時代風情,更多的目的乃為了檢視我們是如何走到現在變成今天的模樣。

正視一個好故事的力量

2008年,《科學人》雜誌(Scientific American)刊登了一篇「為什麼我們愛聽故事」,內文如是寫著:「美國哈佛大學進化心理學家史蒂文‧平克(Steven Pinker)認定故事是社會群體中,個體學習建立和發展人際關係的一種重要工具。絕大多數科學家開始贊同這一觀點:既然故事對人們有如此強烈而又普遍的吸引力,那麼講故事和欣賞故事的神經基礎,就很可能與社會認知的關鍵部份緊密相關。我們可以進一步假設:隨著我們的祖先進化出群居的生活方式,人們必須弄清楚日益複雜的社會關係。在一個社會群體中生活,需要時刻洞悉群體中都有哪些人,他們在做些什麼。有什麼方法比講故事更利於傳播這樣的信息呢?」

電視影集,電影與小說,甚至是流行歌曲等,經常是為當代大眾產製故事的主要來源,而多半佔據客廳(及臥室)要角的電視尤其是傳播大宗,創作人與出資者及閱聽人因此形成一個不怎麼對等的連動關係,在本島取樣數偏少的收視率調查誘導下,影視文本更逐漸朝向出資人的快速回收及全然反向的創作人自我藝術剖析分頭奔去,徒留中間其實更廣大、更當代的通俗需求,鮮少人回應之,以至這類文本理當能透過大量流通之便,同時承載並推動相關美學如音樂及歷史文化等的能力,也一併消失。

讓音樂乘著故事,說我們現在的事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