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劉鳳珍Cheers雜誌第19期 2002-04-01 圖片來源:stocksnap.io
在職場中,你是否因所學科系或畢業學校和周圍的同事完全不一樣,而身陷「血統掙扎」的情緒困擾中?讓過來人告訴你如何對付這令你抽痛的鬼魅因子!

文化舞蹈系畢業的她,所學和科技產業八竿子打不著,4年前剛到數位聯合做企劃時,連什麼是pageview(翻閱人次)、CTR(點閱率)、CPM(每千人次廣告成本)都搞不清楚,每次聽到同事討論時,「彷彿覺得自己是外星人,」因此她暗暗記下同事說的各種名詞,然後找適當機會問當事人,之後快速進入狀況。

然而,隨著數位聯合經營ISP與IDC的業務方向越來越明確,謝蓓禎必須要瞭解技術門檻更高的相關知識時,挑戰又來了。

由於她只會描述工作的大致需求,根本無法用精確的技術語言和後勤支援的工程師溝通,剛開始3個月面對工程師反問,「完全是『大哉問』的反應,根本說不出話來,跑到廁所掉眼淚,就想到是不是自己學歷不夠?」

謝蓓禎覺得雖然周圍的資管、資工背景同仁不會對她有偏見,也樂意協助她瞭解技術規格,「但自己還是很敏感,因此就想花費更多力氣來證明自己。」

當初抱著「PC時代我沒趕上,網路時代我一定要追上」而跳進陌生網路環境的謝蓓禎,後來遇到挫折時總以「我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絕不代表我就有差異性」來逼迫自己不准輕易放棄,不懂就問、再把它記在筆記本上供下次參考,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現在她手下帶的6個人都是資工、資管畢業的大男生。

不輕言放棄,彷彿是克服血統心裡障礙的一定要有的決心。劉大維也是如此。

剛開始碰到醫院機器當機修不好時,老想到是自己學歷關係,不敢直接尋求同仁協助,只因害怕丟臉或者會被「釘」。

加上英文操作手冊看不懂,只好「繞道」硬著頭皮打電話用英文向「24小時全球維護支援中心」的外籍工程師求救。

劉大維回憶,自己連動詞、名詞都搞不清楚的英語能力,在第一次和外國技術人員溝通時,「一個現在只要花10分鐘就能解決的問題,我卻滿頭大汗地整整花了3個小時!」

身材高壯、平日愛開別人玩笑的劉大維這回也開起自己玩笑說:「還好外國同事對我很有耐心,讓我英語進步速度像坐雲霄飛車。」

到美國進修結業時,當同仁束裝返台,沒有自信的劉大維害怕自己在實驗室學得沒有其他科班出身的同仁多,又主動要求公司展延幾天讓他到工廠看線上裝配,這個經驗對他後來在磁振造影的維修能力上大有幫助,也打破了奇異磁振造影維護工程師中,一定要大學學歷的慣例,如今若碰到全球線上支援無法發揮時,劉大維更是少數可以直接打電話到工廠詢問的人。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