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丁一Cheers雜誌第161期 2014-02-01 圖片來源:丁一
遊客只看見他們所想看的。旅人則放眼一切,宏觀天下。――英國作家吉伯特.賈斯特頓(Gilbert K. Chesterton)千禧年立春過後,隻身離開獅城新加坡到曼谷就職,某週末趁著閒暇,造訪了天使之城人氣最旺的觀光景點——臥佛寺。

時值炎威午後,一車又一車的遊客接踵而來,整座寺廟人聲鼎沸,擁擠得像是東京的地鐵站。大夥兒爭先恐後,急於和臥佛拍照留念,過後又一窩蜂地離開。一旁的我觀察到,絕大多數遊客的目光只放在臥佛上,周遭許多值得佇足品賞的景物,卻全不放在眼裡!

其實,湄南河畔僅咫尺之遙,尖嘴船襯以吊腳木屋,幾近幽閒愜意的水上人家;碼頭邊的攤販麋集,傳統小食價廉物美;時不時尚有披著橙袍的僧侶或身穿海軍裝的兵士擦肩而過,運氣好的話,還可遇上沿途乞討食物的大象。

這一幕幕道地風光,應該不比臥佛寺遜色,甚至還更加勾勒出曼谷的怡然氛圍。

英國美學評論家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觀看的方式》(Ways of Seeing)一書中提過:「我們本身的認知與信念,決定了我們看待事物的方式。」這句話印證在旅行中最貼切不過。

假如旅行的目的純然只求於抵達目的地,而對過程中不期而遇的驚喜視若無睹,那將會是一場心不在焉的旅程。

此乃一般遊客的通病!雙眼只是選擇性地觀看,帶著有色眼鏡把一切不在預期中的都過濾掉。因而,他們印象中的巴黎似乎只有艾菲爾鐵塔,沒有左岸,沒有莎士比亞書店,也沒有聖傑曼區的花神咖啡館(Café de Flore)。他們的北京只有長城和故宮,他們的開羅只有金字塔和人面獅身像,他們的紐約只有時代廣場。

這些遊客只看見一個文化的硬體符號,卻沒有真正看見和他們失之交臂的生活庶務與都市庶民,這些軟體精髓才是一個城市的生命呀!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