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張裕昌Cheers雜誌第168期 2014-09-01 圖片來源:海鵬影業、華映娛樂、博偉影業提供
每年農曆7月,片商總是免不了一定要排幾部鬼片應應景,今年張家輝演而優則導的作品《盂蘭神功》,就是其中一部代表作。這部電影上片之後引起許多討論,其中很大一部份圍繞在劇情的不夠縝密;但其中有一位演員——第30屆金馬影后吳家麗,卻是整部戲當中,唯一獲得所有人肯定的亮點。妙的是,她只是個出場戲份約莫5分鐘的配角。

但在這5分多鐘裡,她身為戲班子一姊的傲氣,她在受傷之後困獸猶鬥的氣魄,她為了重回戲班台柱角色而委身的屈辱,她認清了已經被人上位的現實,以及最後她不惜毀滅一切的決絕,她眼神裡的期盼、轉身的蒼涼、步伐的踉蹌,讓每個觀眾的心因為她生動的演繹而全部糾結在一起。 即使她只是一個配角!

雖說這部片子一直被批評劇情有太多空白處,要觀眾自己補足前後連結關係,但如果沒有吳家麗在每段幾乎跨越不了的缺口上,漂亮的銜接過往與現在,我想張家輝肯定會被K得更慘。如果要找出一個演員救了一部戲的最佳案例,《盂蘭神功》應該稱得上這麼一部作品。

職場女性的理想,是美麗的印記也是堅持的煎熬

獲得歐洲影壇三大影展(註1)最佳女主角大滿貫,以及奧斯卡最佳女配角桂冠的茱麗葉‧畢諾許(Juliette Binoche),在她最近的新片《一千次晚安》(A Thousand Times Good Night)裡,演出一個為了家庭的完整而放棄年輕時拿起相機的初衷,不再拍攝”conflict”、也就是戰亂地區影像的攝影記者;但她的人生卻於此時從一個”conflict”掉進另一個”conflict”,因為這是一個求全卻違背自己的妥協。

接下來,在一片祥和的氛圍之下,隱藏著整個家庭一開口就瀕臨破碎的風暴因子。在女兒躲在相機之後流淚,母親在相機之前心碎的角色易位,以及在再次踏上旅途,卻看到連自己的堅強都難以承受的事實背後,茱麗葉內斂細膩的詮釋著,那個同時為人母,卻又是世界上少數能真實呈現這些畫面的專業戰地攝影記者,在這兩個身分當中的掙扎、猶豫、輾轉與反側。她鮮活卻又毫無怨懟的呈現出,對一個女性來說,理想固然是一個美麗的印記,卻同樣也是一個痛苦堅持的煎熬。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