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陳雅琦Web only 2015-04-13 圖片來源:unsplash.com/ugmonk
過去8年,國內大專校院設計學門的畢業人數整整暴增了一倍;「設計」讓愈來愈多人心嚮往之。不過,資深設計師比喻,設計產業就好像一座「兵工廠」,精美的產品背後,工廠裡的設計師們正過著水深火熱的生活……

美學當道的年代,「設計」、「創意」工作,成為愈來愈多人心嚮往之的生涯選項。根據教育部統計,台灣大專校院設計學門的畢業人數,從96學年的6,103人增加到103學年的12,196人,8年之內暴增整整1倍。近年來,更有學生放棄台灣大學、政治大學的錄取機會,選擇進入設計科系就讀。

談起對設計工作的想望,不少人的想像是:設計師又酷又自由,可以沉浸在自己喜愛的創作裡,實踐「把興趣當飯吃」的幸福。不過,在光鮮亮麗的背後,設計工作人有著你難以想像的辛苦。

「設計產業就好像一座『兵工廠』!」35歲的美強生工作室創辦人、近年擔任周杰倫、張惠妹等天王天后「御用」的唱片設計師李仲強比喻:「大家看到的精美產品背後,工廠裡的設計師正過著水深火熱的生活。」

可以「畫自己喜歡的東西」?現實是作品不停被打槍

會選擇設計這條路的人,多半少不了喜歡畫畫、熱愛創作的特質。不過,幾位設計師談起踏入這行後最深刻的體會,都不約而同指出:設計絕非只是創作自己認為「美」的東西,「滿足客戶需求」才是最終目的,這也是「設計」和「藝術」最大的不同。因此,作品不停被主管或客戶「打槍」、必須重頭來過,是設計和廣告工作的真實寫照。

李仲強回憶,從小嚮往走設計的他,曾憧憬著未來「可以有自己的風格、創造符合自我美學的作品」。自中國文化大學廣告學系畢業後,他進入滾石音樂擔任企劃,主動爭取設計唱片包裝的機會,而後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他逐漸體會到:「設計的本質,是幫客戶『解決問題』。」因此,每一次動手創作前,都要釐清作品的「目的」是什麼?

台灣設計師週總召集人、華碩電腦企劃管理部設計企劃主任廖軍豪舉例,設計每項手機或電腦產品,都要先了解主打的是什麼樣的客群?他們對於哪些顏色、款式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同時更不能忽略產品的實用性,例如滑鼠拿起來要舒服、筆電的插入孔不能讓USB相撞等等。而公司提出「平價奢華」、「物超所值」等產品訴求,如何實現?都要不斷在變化中找出解方。

中華平面設計協會理事長、麥傑廣告創意總監陳進東觀察,不少新鮮人無法承受作品不停被打槍重來,常見心聲是:「為什麼老闆都不懂我的美感?」久而久之,放棄離開的人不在少數。他強調,一位好的設計師,要能「把客戶的腦袋放進自己的腦袋」,時時跳脫本位主義換位思考;否則,「無論再滿意自己的作品,消費者不買單,『設計服務』就是零分。」

可以埋首沉浸在自己的創作天地?其實,「講話」比「拿畫筆」的時間更多

如果你以為,設計師們是一群拿著畫筆、埋首在創作世界裡的一群人,這可是對設計工作的極大誤解;更多時候,設計師要面對的是「人」。
「麥傑廣告成立21年來,我們花了12年摸索,發現工作有70%的時間要用來溝通,否則,最後得花更多時間重新設計!」陳進東歸結多年來的經驗說。他以自己的團隊為例,多數時間不是坐在電腦或辦公桌前,而是聚集在會議室裡,把想法寫在便利貼上、貼滿牆壁。每一次的作品背後,都是團隊反覆激盪、持續和客戶溝通討論,甚至從頭來過好幾次的成果。

因此,設計師的另一個常見心聲是,難免覺得客戶「難搞」。25歲的海流設計創辦人陳泳勝笑說,有時候客戶會一直打槍,其實是「搞不懂自己想要什麼」。例如曾有客戶告訴他:「我想要『森林』或『海邊』的感覺,」之後想法又反反覆覆,這時,考驗的便是設計師的溝通和實踐力,試著扮演客戶的心理醫生,將抽象期待轉化為實體作品。而客戶的個性百百種,適時轉換溝通技巧更是重要。

曾經在設計工作室擔任月薪25K的設計助理,陳泳勝靠著同時接案累積案源和資金,目前是自由工作者。他笑說,原本以為自由工作者很「自由」,早上工作、下午就能有自己的時間;現實卻是時常在東奔西跑,拜訪客戶、見面開會、跑印刷廠和廠商溝通,不停與「人」面對面,創作的時間反而變得比以前在工作室時更短。

回頭看10多年的設計經驗,李仲強則體會到,設計師有時必須擔任「教育客戶」的角色。畢竟,設計師如果只是照著客戶的指令聽命行事,就失去了不可取代的個人價值。

因此,先觀察客戶的特質、適時的「順著他的毛摸」,同時不忘記自己的設計觀點,是很重要的。李仲強通常會同時做出5種設計,擺在客戶眼前,裡面包括了客戶會想要的、他認為更理想的風格,先讓客戶感到被尊重的信任感,再反過來,讓客戶在溝通和選擇的過程中釐清需求,告訴對方:為什麼換一種方式更能夠達到期待的效果。

又酷又自由?真相是,沒時間吃飯洗澡、被客戶追殺的狼狽戲碼常上演

一般消費者看到的,都是產品已經完成、擺在貨架上光鮮亮麗的樣子。而說到設計師,多數人聯想到的是優雅或帥氣的形象。然而真相是,設計師常常在作品交出去前的好幾天裡,不眠不休,連洗澡、吃飯都覺得浪費時間,狼狽的埋首在草圖和電腦前面,兵荒馬亂直到最後一刻!

陳泳勝談到這樣的工作甘苦,半開玩笑的說:「珍惜生命,遠離設計。」他回憶在設計工作室作書籍設計時,截稿前夕已經忙得焦頭爛額了,時常每5分鐘電話就響起,客戶反覆要求修改細節,或者好不容易要踏上計程車送出作品的前一刻,又被叫住重新修改。連夜趕工、手忙腳亂到天亮,是常有的事。

「有時候我在工作室裡好幾天足不出戶,忘記吃飯、頭髮沒洗,連下去收個信都覺得不好意思!」李仲強笑說,當自己已經忙的不可開交候,半夜被客戶的簡訊不停追殺,或是有時候客戶乾脆直接來辦公室,排排站好看著你畫,是常有的事,「水深火熱的被時間和客戶追著跑,那個moment看起來一點也不酷。」

有一回,李仲強窩在工作室裡徹夜不眠趕工了好幾天,半夜突然聞到燒焦味,才發現運轉了好幾天的電腦主機竟然冒出濃煙!「遇到這樣的突發狀況,再傻眼也要拼命把作品作到最好,」他笑說,更何況,有時候客戶因為市場需求,突然要提早發片、或作品臨時被翻案,都是常有的事,必須隨時調整狀態。

因此,「除了作品要是自己和客戶都喜歡的,更要在時間、資金有限的情況下,作出消費者看得懂、甚至喜歡的作品,滿足客戶的需要,」李仲強如此歸結。設計工作固然辛苦,然而這樣的樂趣和意義感,也成為多數設計師能夠不斷堅持的動力。

關鍵字: 設計 創意 夢想 現實 李仲強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