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劉光瑩天下雜誌 2015-06-23 圖片來源:王建棟
無法停在一般媒體「求快不求深」的報導環境,二十多歲的她,冒著被監控的危險,深入衣索比亞、白俄羅斯,讓台灣有機會用一雙真實的眼睛看世界。

國中開始,成績好的廖芸婕就拒絕被歸類為「好學生」,她希望認識跳八家將的同學,但礙於家教嚴,「曾經想去廟裡看他練習,但從來沒機會,」她惆悵地說。

如今她對世界的好奇,把她帶到衣索比亞看非洲最大水庫預定地、到印度垂死之家和志工一起服務,以及到白俄羅斯,遭受車諾比核災的人們家,一同哭泣。

二十八歲的廖芸婕選擇了一條少人走的路:獨立國際記者

獨立,因她無法對真實、深入和年假妥協;記者,因為對世界過度好奇。

走上這條路,其實經過一連串拉鋸。廖芸婕的父親為電子公司高階主管,母親是家庭主婦,對她的期望單純:「成為有用的人」。大學申請上台大社會、交大管理科學,與政大新聞系,廖芸婕考慮許久,還是選擇新聞。

為什麼非走這條路不可?

國中一年級時,台灣發生九二一大地震,她看著電視上為了將災情呈現給大眾,而深入險境的記者們,從此認定,把真實讓更多人看到,是她的夢想。

計劃趕不上變化。媒體環境崩壞之快,讓「真實」也成奢求。大學畢業,廖芸婕進《蘋果日報》跑財經新聞,只因這是少數會認真查證的報紙。

不願當「製稿機」

兩年來,她頗受主管賞識,但愈來愈懷疑,只有這樣嗎?「我可以很快產出封面專題,但感覺自己像製稿機,採訪頂多一兩週,無法產出深入的內容。」

廖芸婕對記者夢的使命感,似乎是以改變社會為動力,本質是積極入世;然而,從小登山與攀岩,培養出對大自然的熱愛,卻是抽離凡塵俗務的。

為了更釐清這兩種矛盾,在二十五歲這一年,她毅然決定出發,花八個月走訪印度、寮國、柬埔寨、越南、尼泊爾、巴爾幹半島等十餘國。原本想像,壯遊後就要回台灣好好工作,旅途所見,卻讓她的思維整個翻轉。

廖芸婕遇到許多歐洲人,每年夏天當志工,到印度彈烏克麗麗給垂死之家的病人聽。「歐洲人佩服亞洲人有勇氣辭職,那是因為我們不像他們每年有長假,」她無奈地說。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